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融资融券保荐业务门槛双高

2018-10-30 11:41:07

融资融券、保荐业务门槛双高

本报 陶盈舟 付 刚 北京报道

继十一长假期间宣布将正式启动券商的融资融券业务试点后,10月19日,中国证监会再度出招,宣布将进行保荐制度的调整,规定证券公司符合保荐代表人资格条件的从业人员应不少于4人,另外证券发行规模达到一定数量的,可以采用联合保荐,但参与联合保荐的保荐机构不得超过2家。

“融资融券业务和保荐人制度的出台有利于进一步整合资源”,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向《华夏时报》表示,然而对于中小券商而言,这样的调整无疑进一步加剧了两极分化的局面。

“一些实力稍弱的券商在收益减少的情况下人力成本却大幅提高了。”上述人士坦言。

命系双重新举措

实际上,中小券商在经历了2007年业绩暴增后,就一直处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尴尬境地。

早在2007年开放券商直投业务时,业内人士就表示行业恐怕将呈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两极分化局面。此次,尽管融资融券尚未公布业务试点的名单,但几乎一致的看法是:首批获得资格的公司将是排名靠前的大券商,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等无疑都会榜上有名。

“因为按照试点券商应该具备的条件,如创新试点类证券公司、近6个月净资本均在12亿元以上等7项条件来看,国内大型券商显然成为了首批试点的对象。”民族证券策略分析师刘佳章告诉,因为在市场上活跃的118家券商中,符合要求的只有13家。

相同的是,在刚刚出台的提高保荐人数量门槛的规定中,上述券商的优势无疑更加明显,按照国内目前66家保荐机构1121人的保荐人计算,平均每家机构保荐人应为17人左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仅国信证券一家,保荐人数量就接近90人,“贫富不均”成为国内保荐机构的现状。

“由于市场上对保荐人的争夺异常激烈,中小券商中能够挖到几个已经不容易了。”刘佳章表示,如果按照新规定执行,那么对于中小券商而言,要么就是增加成本,争取符合规定的保荐人数量,要么就是保荐人更多流向大型券商。

事实上,券商业绩的不断下滑已经成为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在刚刚发布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或预告的券商中,国元证券、东北证券、长江证券、宏源证券等4家上市券商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平均下滑了约七成。

“如果仅仅吃经纪业务的收益,恐怕这样的局面再持续一段时间,一些实力较弱的券商就会提前退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表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另辟蹊径成了不少券商的选择。”

强者生存 弱者出局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券商通过各种途径增收,但是在市场普遍低迷的情况下,即便是实力雄厚的券商也无法置身事外。

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股市交易量大幅萎缩,前三季度,沪深两市股票成交21.54万亿元,权证成交4.91万亿元,封闭式基金成交0.19万亿元,三项累计26.64万亿元,与去年前三季度相比下滑约四成。

受此影响,各家券商客户交易结算资金存量较年初下滑结算备付金、存出保证金、代理买卖证券款、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券商的证券经纪业务收入则是大幅缩水。

“现在的情况是,推行融资融券,以及此前的直投业务,加上今后可能放开的股指期货,都是管理层推进创新型业务的体现。”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其目的就是为了改善券商靠天吃饭的局面,“希望借助创新型业务缩小传统经纪业务在收入中的比重”。在他看来,这样的市场环境无疑对大型券商有利,而中小券商要么是加强自身的实力,增加抵御风险的能力,要么就是落后于形势,终被市场淘汰。

刘佳章则告诉,融资融券业务一旦上马,就会进一步加剧券商的两极分化,因为随着试点和融资融券的逐步推行,将使得现有的经纪业务进一步集中,“只有获得许可的证券公司才能直接为投资者提供融资融券,而没有获得资格的券商则面临着客户的流失。”按照国际以往的经验,融资融券一般能给证券公司经纪业务带来30%-40%的收入增长。“这就意味着中小券商仅融资融券一项业务就落后大券商30%-40%的收入增长。”

在刘佳章看来,中小券商的压力不仅于此,因为在熊市中,管理层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券商的风险控制上,保护中小券商的措施还远远没有提到日常议程之上。

“经历了兼并和重组的证券行业很可能从目前百家减少到30家左右。淘汰后,终剩下的都是那些在极端的熊市中生存下来的券商。”刘佳章如是说。

开展投行非通道业务

银河证券的一位投行人士告诉,由于市场持续低迷使得今年上市公司数量锐减,而这也导致投行承销收入大幅减少。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今年还有34家审核通过尚未发行的公司,包括中国建筑、招商证券等,合计拟发行达150.34亿股。

但是按照惯例,只有IPO项目正式发行完成后才能拿到承销费用,在目前不少首发公司审核通过后但长时间不发行的情况下,不少主承销商因此被套。“所以现在非通道业务成了不少券商投行提高收益的业务。”上述人士表示,现阶段非通道业务主要包括并购重组、财务顾问和债券承销等。

该人士告诉,今年前三季度国内债券的承销成交量总额则达6257.88亿元,其中短期融资券3094.90亿元,金融债843.08亿元,企业债1384.90亿元。“股市冷淡而债市火热,券商投行业务当然就迅速将目光转移到了这块业务上。”然而这位投行人士坦言,现在银行在债券承销市场上占主导地位,券商想从银行手上抢到一定市场份额并非易事。

与此类似的是,并购重组业务也成为不少投行部门准备重点开发的区域。

东方证券一位相关人士表示,之前IPO项目呈现井喷,投行的人手非常紧张,没有精力顾及此块业务,如今公司准备将并购重组业务列入重点业务范围。在他看来,并购重组业务不能改变投行业绩下滑的趋势,他预计所有非通道业务收入只能占到投行业务收入的20%。

华夏时报订阅

北京() () 上海(021) 深圳(0755)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11185

装载机变速箱
内存条回收
出售光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