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三国

2019-06-25 12:39:45 来源: 吉林信息港

青州城下之事,大大的出乎张绣意料,本来如今之势,他是打算曲意迎合刘备,继而伺机分一杯羹,或许在他的装傻示弱之下,还可以把刘备这只打老虎吃下去,不曾想,还没有将刘备一军,反倒是在青州城下被请君入瓮了。张飞立在张绣身旁,这一遭他是随行于张绣身后的,既是攻打青州双方的主力,也是盯梢张绣继而除之的刀斧手,不过张飞见到此等阵势,倒是没有张绣那么大感意外,在他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方才是行军之道。张飞舞着一只丈八蛇矛,口中呼啸有声,当即便提携自己的一万军马去战敌军,此时之际,他在盯着张绣已然没有作用,所以张飞倒是自去杀个痛快。迎战张飞之人,乃是曹操手下大将夏侯惇。青州城下的兵马把张绣与张飞一众围的水泄不通,各有四个将领,从四面之处去挑战那张绣军马,张绣自知难以抵挡,便有意暗中思量后退之路。还会有后退之路吗?张绣素来是个小心之人,这次跟着刘备举事,本就是小心翼翼,不过他确是怎么都没料算到,青州城下会居然是一个大陷阱!高飞与曹操二人做了这么大的一个局,会放过刘备与张绣等人吗?想来斩草要除根的道理,高飞之流不会不知晓,所以此时在青州城下,张绣也是哑然笑道:“本想着提防刘备,却不曾想被高飞暗算,不成功便成仁!”四方之将,分别是许褚攻东,赵云攻西,乐进攻南,夏侯惇攻北,而那张飞与手下廖化二人,便是往北边突围。四方将军,共领军四万,对阵张绣的两万兵马,再加上出其不意的埋伏,也算是稳操胜券,不过高飞行事,自有他的安排,值此一战,北方渐平,所以此种此刻,绝不能留下张绣活口,而高飞忌惮的便是号称为“北地枪王”的张绣。张飞去战夏侯惇,而张绣远远见到阵势西边,有一位白衣将军驰来,不看便知,那人定是常山赵子龙,张绣思虑其中之事,当即便跨马西去,要与赵云一战。赵云见得张绣其人,乃大笑道:“子龙念汝为师兄,先让你三招,而三招之后,子龙定不相饶!”张绣大怒,当即便挺枪来战,先是手中长枪,抖了一个枪花,然后策马而走,陡转一枪,不取赵云,却取赵云胯下之马。赵云并未还手,只是翻身起于马上,继而双腿勾连,坐下之马会意,便是侧身而退。已经跃起的赵云身势后倾,端又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之上,而张绣并不放弃,随即便有第二枪刺来,不取马而取人。这一枪臂力千钧,旋转而至,乃是朝着赵云的要害而去,“铛”的一声,那张绣手中长枪刺在了赵云胸口的护甲上,未及张绣继续使力贯穿赵云的胸腔,却陡然发现自己手中的长枪,竟然如游鱼一般侧滑而去,抬眼见时,那长枪枪头,已然到了赵云腋下,继而肩膀用力,似乎这长枪已在了赵云手中。张绣愕然,乃大喝道:“既然如此,便要使出这一招了!”张绣的这一句话,赵云自然知道其中意思,不由得腋下一松,倒是让张绣扯枪而去。长枪在手,那张绣似乎意气非常,乃喝道:“能接下我两招,却不知能不能接下我一招的‘百鸟朝凤’?”百鸟朝凤,乃是赵云的师傅,用枪大家童贯的成名绝技,一招杀百人,无人能敌。那张绣抖落长枪,枪尖居中,似乎四面的风声躁动,继而便汇聚于张绣手中长枪一般,继而风声呼啸,互在左右,放佛鸟鸣之声,而居中的长枪枪尖,带起一道枪穗,宛然火红凤凰。赵云归然不动,自是朝着张绣方向看去,眼神四面而出,意欲寻找那张绣的破绽之处,不过放眼看去,那张绣对自己的这一枪,倒是自信的很。张绣一枪刺出,面色带笑,因为他已经可以确定转瞬之后,他的长枪便能要了赵云的性命,虽然张绣不能全身而退,但是杀了一个当世猛将赵云,也算得上是不枉他的名声。不过就在张绣笑意未消的时候,他的脸色陡然蜡黄,因为在他的长枪未中赵云之时,那赵云已然命中了张绣其人。张绣神色哑然,似乎不敢相信,但是他的胸腔之内,的确是有一杆长枪,前后破洞,鲜血直流,而赵云倒是面色严峻:“我这一招唤作‘七步探蛇枪’,乃是专门克制你这‘百鸟朝凤’的,所以明年今日,便是你的祭期,到时候……”未及赵云说完,那张绣已然连人带枪,跌倒在地,似乎在临死之前,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杀招竟然会被赵云所破。张绣的一万大军,已经在数路军马之下,溃不成军,而张绣其人,又被赵云亲手所毙,至于张飞与廖化二人,亦军马全军覆没。青州城上,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注目四望,而青州城下军马大战,尽收眼底,而那个作壁上观之人便是高飞,哪里有什么病重的样子,精神奕奕,倍感霸气。城墙之上,乃有一人立在高飞身边,乃唤道:“大人应该保重身体,城下大局自有定论。”高飞笑了起来,乃对身边的刺史府管家刘季说道:“城下大局有什么定论,你且说一说!”刘季称诺,乃说道:“大人此举,可定北方,诛杀刘备与张绣其人,想来除了曹丞相之外,再无人可做大人敌手。”其实在刘备发难之前,高飞对时局的掌控是很保密的,不过刘备已经在衮州遇难,所以高飞也不想再打什么哑谜,所以刘季对于当下北方之事也是多少有些了解的,而且对于自家主公的盘算,也是知之一二,所以刘季说出此等话语的时候,那高飞也不奇怪,只是说道:“北方定,天下未必平,日后的道路,还坎坷的很呢!”刘季称笑,似乎对自家主公颇为自信,这个时候,城下兵马来报,说是张绣已经被赵云杀死,而张飞之流,亦大败逃窜,不知所踪。高飞依旧只是笑意:“不碍事,张飞逃掉也就逃掉吧,收拾战局,随我去衮州见曹丞相!”高飞引领数位将领,往入衮州城内,而曹操早就率领一般文武,于城外之外相迎。与刘备之战,早就结束,而曹操更是早早的打扫完战场,似乎已经预料到高飞的到来,盛装相迎。“曹公”“高公”高飞与曹操二人在衮州城门之下,像是两个久未相见的好朋友一般,相互拥抱在一起,全无半点虚情假意。对于曹操这个对手,高飞一直是非常敬重的,所以此时之际,与曹操相拥,也算是真性情,毕竟有一个棋逢对手的敌人,还是非常让人值得珍惜的。曹操对于高飞其人,评价也是相当高,虽然这两人分属于不同阵营,而且经常还有政治利益上的冲突,不过这一切并不影响高飞与曹操二人的惺惺相惜。衮州城门之下,颇为隆重,而高飞也被曹操迎进城内,特意宴饮。丞相府内,高飞立在曹操面前,乃笑道:“丞相大人太客气了,我等同朝为臣,不须如此!”曹操特意命人安排下酒宴,丰盛非常,歌女舞妓数十人,尽皆貌美,似乎此等仪仗,已经迫近天子规格,不过此等情况之下,倒是没有人追究曹操的越之罪。曹操知道高飞之意,乃对一般舞女歌妓喝道:“尔等暂且退下,我与高大人有话要说。”整个府内,只有高飞与曹操二人,并无半个仆人婢女,而高飞倒是笑道:“曹大人对暂时之势,以为如何?”曹操并不答话,只是说道:“刘备并未身死,而是被我放走了,如今怕是逃亡荆州、江东之地了!”听闻此话,高飞也不意外,只是说道:“刘备既走,也便罢了,值此之时,北方之地只剩下曹丞相与高某……”曹操笑而不语,只是举起一杯酒水,示意高飞饮酒,而高飞也不推辞,酒樽举起,一饮而尽。饮酒之后,曹操方才说道:“曹阿瞒愿意与高大人分而治之,君占冀州、青州、徐州,曹某占据衮州、幽州、河北之地,你我二人秋毫无犯,可否?”高飞笑意十分,乃说道:“既然曹丞相已经被高飞规划好了,想来我高飞也是没有拒绝的理由,我高飞愿意与曹丞相分城而治!”聪明人说话,不须遮掩,其实曹操的这番话,也是高飞想要说的,一口吃下北方之地,不论对于高飞还是曹操来说,都不是可以操之过急的事情,眼下之际,只能相互维稳,日后方能再做图谋。所以高飞与曹操二人一拍即合,两相约定。衮州城内的丞相府,高飞与曹操二人详谈时久,等到高飞出得丞相府的时候,等候在外的冀州系将领,欣喜非常,而高飞倒是示意左右,乃说道:“尔等随我打道回府!”浩浩荡荡的一行众人,高飞便回到了青州城内,即刻下令清理冀州城内淤水,准备重新建城,继续养兵,以备后续征战。高飞回到刺史府内,辞退一般文武大臣,独独入得内府,见得貂蝉、双儿、惋心亭亭玉立,似乎正在等待自家的相公、大哥、大人回府,而高飞见之,亦是心情大好,迫不及待的奔回内府。

惠州专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厦门专治癫痫
资阳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