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春晚后台在忙啥黄宏龙袍披身李谷一抱怨多图

2018-11-30 19:11:54

春晚后台在忙啥? 黄宏龙袍披身 李谷一抱怨多(图)

春晚舞台七彩缤纷,后台一样鲜活生动。无论大牌明星,还是群众演员,在春晚大幕背后,都上演着一出出精彩的戏外戏。   穿越:黄宏   龙袍加身依然是“送盒饭的”   前晚第二次彩排黄宏首亮相,一身“龙袍加身”让人眼前一亮。看惯了“黄大爷”戴着一顶黄棒球帽的春晚经典打扮,这一次从平民到皇上,着实让人意外,这源于他和沙溢、邵峰一起表演的小品《荆轲刺秦》。但尽管黄宏这次服装升级了,但其实扮演的还是“小人物”,一位每天靠往剧组送盒饭讨生活的老黄头。“儿子”邵峰在片场当小剧务,结果因为主演生病,被临时叫上顶替在沙溢导演的电影《荆轲刺秦》里扮演秦始皇。穿着龙袍的老黄头总忘不了自己“送盒饭”的真实身份,闹了不少笑话,搞笑的台词是“把荆轲给我盛上来”。 [1][2][3][4][5]下一页:人手一台ipad2   候场时间伴舞演员集体上微博   春晚长达4个多小时,参加春晚歌舞类节目的伴舞演员们每次彩排都是少提前5个小时前往央视准备,算下来,他们几乎在央视一呆就是近10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怎么打发候场时间成了这些年轻演员们的“大事”。在后台见识过所有的休闲方式,从打扑克到绣十字绣,从玩游戏到上微博,今年发现,这些时尚的年轻男女手中的数码设备已经更新换代,从去年的iphone齐刷刷换成了ipad2,的“与时俱进”。   灿烂:李玉刚   那怕登台30秒都是一种肯定   以草根的身份走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并且一举成名的李玉刚,成名多年来一直都被普通观众呼吁让他上春晚。李玉刚的春晚梦今年终于实现了,而且节目《新贵妃醉酒》在首次彩排结束之后,因为效果惊艳被从原来的“春晚三十年歌曲联唱”环节单独拿出,从原来的一分半钟延长至现在的3分钟,对此李玉刚表示:“登上春晚舞台是对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所坚持的艺术表演形式的肯定。那怕登台30秒,都是我人生中灿烂的时刻。”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温暖:老少交流   萍水相逢就是朋友   在春晚后台,演员之间互相帮助的事情比比皆是,你帮我拉上拉链,我帮你拍照留念。当几位成年舞蹈演员蹲着与一位小演员聊天时,那个画面看上去异常温暖。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安全:天下无贼   演职人员背包随便放在凳子上   冯小刚的电影《天下无贼》实际上处处潜伏着“通天大盗”,但春晚剧组是的“天下无贼”。本报数年在春晚采访,都会看到演职人员的衣服和包包散乱着放在演播厅外椅子上的情况。在圆楼水池边看到了一众春晚小演员们把自己的背包整整齐齐放在塑料凳子上,然后进场彩排,没有一个人“值守”的情景,真真切切印证了“天下无贼”这句话。   与一位连续参加了14年春晚的吉林歌舞团演员聊天,她说自己觉得春晚就像自己家:“我们和相机也都随便放在包里,从来没担心过在这里丢东西。”她说,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全神贯注准备节目,没有任何闲心杂念,“所以来了14年,我都习惯了在这里过除夕,感觉挺温暖的。”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遗憾:李谷一   现在上春晚交不到朋友了   尽管春晚结束曲取消了家喻户晓的《难忘今宵》,但原唱者李谷一今年依然受邀参加春晚演唱《天下一家亲》。尽管依然是春晚座上宾,但李谷一显然并不“领情”,说到春晚频用“老面孔”,她认为这是春晚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拿我来说,偶尔上一下可以,但如果年年都来,观众也会看烦,所以我觉得春晚这边还是应该在挖掘新人上下工夫。”   今年春晚首次彩排超时,剧组先拿歌舞节目开刀,对此李谷一也略有“不满”:“为啥非得控制在4个多小时之内,我觉得如果节目好,演个6小时、8小时又如何?而且既然春晚是一台综合性晚会,歌舞节目是非常受大家欢迎的,多给歌舞留一些时间有什么不可以?”歌舞类节目和语言类节目向来是春晚大餐的两道“主菜”,但一旦面临“二选一”的情况,歌舞就要给相声小品“让路”,李谷一认为不太公平。   《难忘今宵》自1984年春晚首唱以来,就一直占据结束曲的重要位置,今年被换掉,让李谷一很是感慨:“别看这首歌我唱了无数遍,但其实每一次唱我都有新鲜的感觉,在我看来,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永远不会过时,可以历久弥新。”李谷一说自己对春晚的感情一两句话说不清,“以前参加春晚,我们演员之间就会互相聊天,因为春晚结下友谊,现在春晚更像是秀场,大家来来往往好匆忙,也因为彩排和审查环节太多,大家都非常紧张,所以基本的互动都没有了。”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

西门子工控机主板
景观石
砂浆搅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