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肉身坐佛归去难兮追索举步维艰

2018-06-06 16:26:10

肉身坐佛归去难兮:追索举步维艰

木乃伊的神秘面纱以及存放木乃伊的金字塔让埃及这个文明古国名声大振。其实,中国也有类似事物,这种肉身不腐的存尸因仅出于修禅参道之人而被尊称为肉身佛。今年3月,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肉身佛惊现匈牙利自然博物馆,极有可能是大田县阳春村20年前被盗走的“肉身菩萨”。这尊肉身佛像,让世人开始关注肉身佛的未解之谜以及存世现状。

溯源 最初的肉身佛像出现在唐朝

传闻第一位有据可查的肉身佛是唐贞元六年的元际禅师,91岁高龄的他自知来日不多了,便悄然返回故乡湖南衡山的南台寺,停止进食。与此同时,他叮嘱门徒将他平日搜集来的100多种草药熬汤,并每天豪饮10多碗。

门徒见此,纷纷劝阻,元际禅师只是笑而不答,继续饮用这种散发芳香的草药汤。一个月后,他清瘦了,但脸色红赤,两目如炬。有一天,他安详地圆寂了。又过了月余,禅师的肉身不但不腐

肉身坐佛归去难兮追索举步维艰

,而且还芬芳四溢。门徒们大感惊诧,认为这是禅师功德无量的结果,便特别建了庙寺敬奉。

元际禅师的肉身佛目前并不在中国。上世纪30年代,一名日本间谍以牙科医生的身份为掩护,将元际禅师的肉身移放在寺庙外,并隐藏了起来。不久,该寺庙毁于战乱,世人都以为禅师的肉身也一起遭劫了。

抗日战争末期,他将肉身伪装成货物,偷运回了日本。1947年,人们在日本发现了这件中国文物。元际禅师的肉身现仍存于日本,并被视为“日本国宝”。

解谜  肉身佛像是如何形成的

在初步认定为被盗的“章公六全祖师”亮相欧洲后,引发了民间爆料的热情。一时间,福建、山西、广东、湖南、河南等地均出现疑似肉身佛的佛像。传闻在福建民间,依然流传着制作肉身佛像的手艺。据参考文献,制作肉身佛像大致分为3个步骤:防腐,和尚圆寂后,将遗体密封,通常用木炭、石灰包等包裹遗体;坐缸,将密封的尸体放在特制的陶缸中,用黄泥封盖;开缸,坐缸3年后开缸,若发现肉身未腐,就是肉身菩萨了。

至于和尚生前是否服用有防腐作用的中草药,并没有定论。美国学者乔治·亨特在《再会祖先》一书中写道:“暴露于空气中的肉身千年不朽,实为世界唯一奇迹。经检查,禅师(元际禅师)腹内无污物,体内渗满了防腐药物,嘴及肛门均被封住,这些可能都是肉身不朽的基本原因。至于他临终前饮用的大量汤药究竟是什么草药,已经无从考究了。”

若在中途发现尸体腐烂,则可以将陶缸底部的发火孔掏开,引燃木炭火化。所以,肉身佛像的形成,有防腐技术的因素。当然,如按照佛法理论,则也需要缘分。

中国现有十几尊

物以稀为贵,数量稀少的肉身佛像尊贵无比。新华社报道,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福建佛教协会副会长释本性说,福建现存的肉身坐佛实际上只有一尊,叫妙智法师。中国现在明确记载的还有十几尊,所以从数量来看,“章公六全祖师”很珍贵;从年代来讲,像它这么早的也很少。

肉身佛像的“产地”,以安徽九华山最为着名。因九华山是地藏王菩萨道场,其寺庙和僧尼都居我国各大名山之首。传闻在这100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有据可查的肉身菩萨就达14尊(13尊为和尚,1尊为尼姑),它们有些在“文革”中被毁坏,有些被盗,有些下落不明,据称现在能看到的、确定是肉身佛像的只有5尊了。

从宗教信仰的角度出发,每一尊肉身佛像都无比珍贵;而从文物考古的角度出发,肉身佛像对于研究宗教历史、艺术也同样具有重大意义。此外,它还有科学研究方面的价值。

例如,九华山肉身菩萨的形成,包含着生物学、防腐学、气象学、养生学、排毒学等大量的科学常识:对肉身灭菌的坐缸的特殊处理方法就是生物学、防腐学和气象学的应用,长期吃素和独特的修炼身心方法是营养学、养生学、排毒学等医学理论的体现。肉身菩萨的形成还体现了异域文化交流的特质。

现状

看不住的文物

“章公六全祖师”肉身坐佛出现在欧洲,引发了大家对肉身佛像保护的关注。肉身佛像何来何去?这不该只是读者茶余饭后闲谈的奇闻逸事,更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东南早报》报道,福建省泉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出宝阳称,肉身佛像关系到宗教信仰、民俗崇拜,这类文物很难像其他文物一样收藏于博物馆中,一般都是存放于寺院、庙堂之中,供世人朝拜供奉,但寺院和庙堂通常缺少人力和物力的看管。《中国》报道,福建省大田县博物馆馆长陈其忠称:“丢失的何止一尊肉身佛像。上世纪90年代末,大田发生过很多盗窃佛像、雕花檐梁、古民居柱础的事情,一度十分猖獗,甚至还产生了盗掘、倒卖走私文物的产业链。”现在窃贼连长凳、锅碗瓢盆等都要偷。

《新华每日电讯》报道,福建省大田县公安局介绍,上世纪90年代,由于对非定义文物缺乏有力的保护措施,村民保护和报案意识也不强,使民间文物盗掘和走私愈演愈烈。佛像因年代久远,由贵金属、名木或其他珍贵材料制作而成,成了盗窃的重灾区。文物丢失后,现场往往已被破坏。受当时通信、交通、监控等办案手段和技术力量限制,大多被盗案件发生后无法继续追踪出有效线索,至今未能破案。

追索举步维艰

如今,民间对于追讨文物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追讨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国际先驱导报》报道,前文中提到的“日本国宝”元际禅师的肉身佛像,一直保存在日本,中国民间曾试图请回“肉身和尚”。2001年,福建漳州南山寺给日本总持寺写信,希望能请回“肉身和尚”。

从此开始,就有民间机构以各种形式呼吁,并与佛教协会一起讨论以什么形式请回。2003年,中国民间还希望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25年”为契机,以“由于在日本的信众很多,‘肉身和尚’回到中国后,将会促进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与交流”为理由,追讨文物。但由于各种因素,追索工作并不顺利。

以福建肉身佛像为例,据了解,当前文物返还领域有两个国际公约,但都无法适用于福建肉身坐佛。由于该佛像从荷兰博物馆借出,中荷之间没有签订关于文物追索的双边协定,佛像追索没有适当法律程序可循。

好在目前根据福建肉身坐佛的尺寸、身上的伤痕、坐垫等多项证据,可初步认定其就是我国被盗文物,但要开展进一步追索,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持。3月26日,肉身坐佛的荷兰私人收藏者表态,等佛像验明正身,如果确实为中国被盗佛像,他愿意归还。

对此,人民报道,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霍政欣教授认为,舆论、媒体、法律以及政府的共同努力,对这位荷兰藏家个人施加了强大的压力。这位荷兰藏家是有着职业道德的文物交易商,其表示愿意归还,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反思

给肉身佛像文物的身份

肉身佛像在文物保护方面的地位有些尴尬,《东南早报》报道,出宝阳说:“目前,泉州地区的肉身佛像有两类,一是经过文物部门确认为文物的,二是尚未经过文物部门确认的。这些已被文物部门确认为文物的,就要按国家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来加以保护,如果有人偷盗,那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但一些供奉肉身佛像的村民并没有主动向文物部门报备档案和资料,因为他们怕被戴上“封建迷信”的帽子。

《中国》报道,福建省大田县博物馆馆长陈其忠称,目前,县文保部门刚刚完成对不可移动文物的普查造册,对于县内民间可移动文物还没有进行统计。此外,由于年代久远,“章公六全祖师”并没有被纳入县一级的文物范畴之内,而佛像所在的普照堂也不属于文物单位。“‘章公六全祖师’佛像属于未定义文物”。而没有被文物保护部门评过级的文物,也很难对其文物价值进行判断。

建立被盗文物数据库

霍政欣在接受人民采访时称,民众过去更多关注的是历史上被列强掠夺的文物,而忽视了当代有大量被盗文物需要追索。目前,我们通过法律途径追索历史上被列强劫掠的文物还存在很大的障碍,但我们通过法律途径追索当代被盗文物的障碍要小很多。所以,今后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应更加关注对当代被盗文物的追索。

此外,我们有必要加快建立被盗文物数据库,并将该数据库同国际刑警组织的被盗艺术品数据库联,为追索当代被盗文物提供便利。霍政欣强调,这项工作非常重要,“现在很多被盗文物的持有者之所以拒绝返还,最主要的理由是‘我是善意持有人’。如何证明对方不是善意持有人?我想,很重要的证据就是对方在购买文物时,并没有上查看国际刑警组织的被盗艺术品数据库,进行尽职调查”。

结语  目前,福建省文物部门和国家文物局都已经初步确定,欧洲出现的肉身坐佛就是福建省被盗的“章公六全祖师”佛像。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社会文物处处长金瑞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家文物局正在梳理完善相关证据材料,并积极与有关部门协商开展追索工作。但海外文物的国际追索通常都比较复杂,佛像“回家”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吃饭后胃痛胃胀怎么办
中医来支招儿童老咳嗽怎么治疗呢
小孩咳嗽厉害哪些药见效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