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豬肉男子30年收留900個貧困留守兒童

2019-06-06 11:32:28 来源: 吉林信息港

  卖猪肉男子30年收留900个贫困留守儿童

  “什么是成功?我被眼前这个猪肉佬感动了:三十年如一日,自己种菜卖猪肉,守着清贫,先后收留附近和二三十里开外村里近900个贫困留守儿童在家里吃住,让他们在镇上上学。这种成功的坚持,是能用金钱和权位衡量的吗?”

  這是一條近日共有兩千多人轉發的微博。6月24日,友“柒柒叁”說:“他簡直是派到人間的天使。”“霧谷”等友說,“普通人身上迸發出來的大善和大愛,讓我們觸摸到人性的光輝和溫暖”。

  近日,来到广东省英德市下石太镇,回访“猪肉佬”和他今年收留的37个上小学和初中的孩子。

  苦撑“艰难的时候”

  “猪肉佬”邓卫星事迹感人,曾被友投票评为“中国事感动2011”季度络人物。27日再次回访邓卫星时,他正在英德市邮局取包裹。拿在他手里的是一张从广州寄来的没有署名的单据,包裹里面是好心人寄给孩子们的衣服。

  邓卫星说,由于近猪肉价格上涨,现在正在挺着过“艰难的时候”。

  “以前卖8块一斤的猪肉,现在卖到了15块,这对我的生意影响很大,卖太贵了猪肉没人要,钱越来越不好赚了。以前每天能赚到150元至200元,现在每天50元都要很勉强才能赚到。”他说,“我已经尽量保证孩子的营养了,但是这样下去,孩子肯定吃得没有以前好了。”

  说到“络红人”这个身份,邓卫星只是憨厚地笑笑。实际上,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每天还是起早贪黑,照顾孩子们。“有一些人通过络了解我,并想资助我,但是人数不多。”他说。

  也有友认为,这些应该是“政府做的事情”,不应该“仅仅让草根承担”。友“东瓜”说:“邓卫星做善事成习惯,可是留守儿童的家长们不能‘依托’成习惯啊。政府是不是该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为何要把推给这么一个平凡的人,而且一推就是几十年?”

  对此,邓卫星的想法却很朴素,“帮助贫困孩子的确是一件大家都要参与的事情,政府要做,人人都要做才好。我只是在尽自己的能力,做得来的事情就多做一点。”

  孩子们的“卫星”伯伯

  24日11点,邓卫星正在厨房,切好了青瓜,焖好了鸡翅,等待37个孩子放学回来吃中饭。

  11点20分,小姑娘邓承四从学校飞奔回来,拿起饭盒,等待吃饭。邓承四和妹妹邓承婷是新联村一对年龄分别为13岁和11岁的姐妹,她们拾荒的父亲四年前因病去世,而母亲是一位聋哑人,对她们缺乏关照的能力。邓卫星在两年前到新联村收猪肉时,发现了她们,并把她们带到了自己家里。

  下石太镇,是英德市小的一个镇。一条笔直的大街,横穿全镇,在靠近镇尾处有栋不起眼的两层小楼。1981年至今,“猪肉佬”邓卫星夫妇在这栋楼里收留照顾达近900名山区孩子,这些孩子中,60%来自困难家庭,绝大部分是留守儿童。

  每天凌晨3点,天仍漆黑,邓卫星就已经到镇上菜市场的肉档打理生意。上午八九点钟,结束了一天重要的营生后,邓卫星回家给孩子们做饭。孩子们上学去的时候,他就到几里开外的山头,打理自己的田地。

  孩子们爱叫邓卫星夫妇“伯伯”、“阿姆”。“阿姆”一边在热气炙人的厨房炒菜,一边挨个喊孩子们洗澡,还要随时抽出手来帮年纪小的孩子搓几下衣服。孩子们在前庭后院打闹着,打乒乓、聊天,或者在二楼读书,等着准时上桌的晚饭。

  晚上7时40分,孩子们的喧闹声才逐渐安静下来,每天的集中晚自习开始了。2个小时里,30多个孩子在邓卫星的监督下,各自在大厅的“学习区”坐好,写作业。

  晚上10时,35个孩子准时钻进邓卫星家楼上楼下5个大房间。在上下床间打闹一阵,说笑一阵,邓家的两层小楼慢慢归于寂静。一天结束了。

  [1][2]下一页 资讯录入:aabbaabb

痛经的日常保养
月经后期的颜色
痛经的时候吃什么食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