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驾

2019-06-26 05:45:48 来源: 吉林信息港

第六十六章裂金流光阵云游和叶薇这对老夫妻身在局中,切实的感受到了君浩的强大,但身在局外的那些云家之人,却根本就没有这种感同身受。首发上有意思书院因为君浩是被动抵抗,一直都是不言不动,在那些人看来,这是被自家老祖的气势镇压所致。从被掀飞出去,到现在看到空间被扭曲,他们一直都是单方面的认为,这是自家老祖一个人的威势所造成的。各种纷扰响起。“老祖,杀鸡焉用牛刀!请将此子留于我等!”“此子当受尽极境酷刑!万望老祖成全我等复仇之心!”各种纷扰竟然出奇的都是在为君浩求情,只不过,这求情是要让君浩受尽折磨而死。君浩是带着灵魂记忆逆时空重生,也就是说,他有着矢王的心境。而他的体质也是媲美六阶妖兽,这又和矢能武者的矢侯阶对等。这就是说,他根本就不必展露矢王的心境,单是媲美六阶妖兽的体质所具备的威势,就已经不弱于云游,甚至还要强盛那么一筹。所以,自始至终,他的身上就没表现出一丝矢能波动。这是他强大的自信,但在云家众人看来,他这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是自寻死路。至于真实情况如何,只有身在局中的云游和叶薇才知道。在气势上不能碾压君浩,云游很是震惊。但也仅仅是震惊,威势虽能多少表现出一个人的修为,却代表不了真正的战力。沉喝一声:“果然有点门道!但想要凭此灭我云家,你是痴心妄想!去死吧!”强大的能量波动,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君浩身前。云游的身影出现在君浩眼前,现场也只有君浩和叶薇看清了他的运动轨迹。拳头上缭绕着能够闪瞎眼睛的电芒,毫无阻力的穿过君浩的头部,整个过程,可以用摧枯拉朽来形容。但是,拳头穿过君浩的头部,云游却是没感觉到一丝阻力,心头狂震,暗道一声,“不好!”身体就要回撤。突然,他的身周就突兀的冒出铺天盖地的锋刃。这些锋刃都是真实的,并不是矢能所凝聚!不光是云游,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锋刃散发出的钢铁寒气。铺天盖地的锋刃旋转着削来,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入目所及,尽是一片散发无尽寒气的刃盘。这要是削中了,身体保证变成碎块。云家虽然没有矢王强者,但在底蕴尽出的情况之下,就是矢王也要暂避锋芒。而君浩要凭一人之力屠灭具有几百上千年底蕴的云家,所依仗的就是阵势。和林虎他们十一个队长分开之后,他就开始围着云家的主宅转悠。并不是查看地形,而是在布阵。移山镇象阵他已经知道威力,其余四阵还不曾检验过。覆海锁龙和倾炉炼世两阵,水火无情,会将这里毁掉,也会波及到周围的无辜。列金流光杀伐之息太过于残酷,却是正适合杀戮。从杀入云家道现在,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君浩不想再继续耗下去,直接动用了早已布下的裂金流光阵,对云游进行绝杀。虽只是发动了很少的阵势威力,但铺天盖地的锋刃,却是令云游切实的感觉到了大恐怖,一时之间心胆皆颤。“啊~吼~”一声狂叫,周身缭绕的电芒炸射着爆发,在夜空下环划出优美而灼目的轨迹,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朵怒放的电莲。这是云游的矢能战甲,美轮美奂,但炸射的电芒彰显出不凡,如果贸贸然的攻击在其上,会被电芒灼伤,这是寓攻于守的矢甲,很是难以应付。他将云家的《大阴云罡》修炼到了极高的成就,不见一丝阴云,但却电芒凝聚灼耀。就在矢甲形成之际,旋转地锋刃就削在了上面。“轰~轰~噗~”锋刃铺天盖地,好像无穷无尽,斩削在矢甲上,传出接连不断的轰鸣,就像连环雷般响起。这些都是裂金流光阵凝聚的真实的钢铁锋刃,与电芒相接,使得电芒形成的矢甲,一时之间更形璀璨,爆发出一串串绚烂电花的同时,暴烈的能量波动急剧扩散,在阵势的加持之下,形成一圈圈更为巨大的刃盘,向着四周无差别的切削而过。君浩可是被云家众人包围在中间,于是,在连环雷般的轰鸣中,就夹杂了削肉断骨的噗噗声。就连远处的各种建筑,在连续不断的轰鸣中,也是摇摇欲倒,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眼看着不能持久。而虎视眈眈将君浩包围的云家众人,除了实力强大的叶薇不曾受伤之外,其余的人,全被狂乱的能量波祸及,有很多人更是被直接斩碎,一时间血肉骨骼四下纷飞。“啊~~!”一声凄厉的惨嚎,云游的一条胳膊被锋刃搅碎。一旁掠阵的叶薇,脸色惨白的吓人。相守几百年的老伴遇险,她不能袖手旁观,自身的修为尽可能的爆发。呼啦啦,狂风漫卷,一道宛若实质的青色风龙摇头摆尾的卷护住云游的身体,冲天而起。她修炼的是风属性功法,《天风幻龙》。《天风幻龙》和云家的《大阴云罡》是绝配,两种功法可以取长补短,达到风云际会的恐怖效果,二者融合的威力,大于一加一。几百年时间,二人凭借功法的相融相合,以及心中的无限默契,有不少强者饮恨在二人的配合攻击之下。但是很可惜,在君浩发动裂金流光阵绝杀之下,云游被大恐惧攫取了心神,匆忙之下仅是凝聚矢甲护身,根本就没有发动《大阴云罡》的反击。如此一来,叶薇的《天风幻龙》就显得势单力孤。她也清醒的认识到此点,并没有和铺天盖地的锋刃对抗,只是卷护住了云游的身体,想要突破君浩的攻击,仅求自保而已。但裂金流光阵可是小白狐这只神兽教给君浩的,小白狐出品,必属精品,哪里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呜------”风啸震天,青色的幻龙风影,卷护着云游,叶薇拼尽全力挟带着老伴向高空逃去。“噗~噗~噗~”。裂金流光阵的攻势无穷无尽,数不尽的锋刃,在他们头顶凭空生成,就像是一座刀山在九天倾覆,只是瞬间,二人的身体就被绞成了肉酱。两道眉眼清晰的灰色精魂,忽忽悠悠飘荡在空中,裂金流光阵的物理攻击不能损其分毫。君浩刚要催动灵驭炫火令其形神俱灭,突然感觉到灵窍中木纯蕴魂髓所化的海洋一阵波动。“嗯?”就在他疑惑之际,眉心突兀的射出一束青绿毫光,紧紧地锁住了两道飘荡的精魂。“啊~!饶命呀!”通过那束青绿毫光传回来的精神波动,君浩听到了一阵阵鬼嚎,连连求饶。林锐脸色冷厉的回应,“今夜我要平了云家!神阻我弑神,鬼挡我灭鬼!”青绿色毫光一收,两道精魂迅速的被分解同化,融入了灵窍中的木纯蕴魂髓海洋。活着的人都被君浩的手段惊呆了。君浩冷厉的眼神,缓慢的扫过那些人。每个人的眼神,和他冷厉的眸光稍一接触,就都从灵魂深处,发出惊恐的战栗。“云家的强者,杀无赦!”君浩毫无感情的轻吒一声。他还不想将云家整个的抹除,只是要把高手屠掉,留下实力低微的人,进而掌控整个云家,为他赚取各种资源。他已经和花非花达成协议,且也明白花非花也有利用他的心思,根本就不担心花家会出来横生枝节。等他掌控了云家和乔家,只有君家才是他应该正视的对手。但他会害怕吗?关于此点,他看得很是分明。和君家的矛盾,其实仅是和君镇山等几人有仇而已。当他亮出九阶九印器师的身份之后,君家会转变态度,根本都不用他出手,君临就会亲手宰了君镇山等人,以隆重的仪式迎接他回归家族。九阶九印器师,放在任何一个超级势力中,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到了那时,主动权可是在他的手中。听了君浩寒意料峭的话,云家那些活着的人脸色纷变。君浩表现的很魔神,也的确是震撼的他们从灵魂深处发出战栗,但没人愿意死。“逃啊!”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立时就引发哗变,一道道身影争先恐后的纵起逃命,再也不见先前的狠戾。看着亡命而逃的人群,一抹残忍的笑容浮现在君浩脸上。他们终归是小看了君浩的冷厉和果决。君浩既然已经决定要接收云家所掌控的一切资源,岂能留下这些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强者?也不见他作势,静默的身形始终静默,思感力却是和裂金流光阵紧密相连。“轰隆~”。大地一阵轰鸣,剧烈的颤抖。一丝丝眼不可见的裂缝,就像是密布的蛛网纵横交错,出现在那些人逃命的路上。惜命的人只顾逃命,哪里还顾得了脚下。况且,就算他们有心顾及,也是难以发现细如蛛丝的缝隙。五行之中,大地为载体。尤其是人类所用的各种金属,是以矿藏的形式蕴于地下。现在,大地中蕴含的金属性能量,被裂金流光阵凝聚、抽取,化为恐怖的绝杀。...

百色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嘉兴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石嘴山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