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修传 262.第253章 翻转五行得奇珍

2020-01-16 19:55:35 来源: 吉林信息港

劫修传 262.第253章 翻转五行得奇珍

眼见得五岳诀摇摇欲坠,原承天五指捏诀,以图加强五岳之诀,而其强大灵识,亦开始动用劫晶灵符之中的真言,强行突进异样法剑之中。

而灵识探入之后,发现此法剑之中含有的珍稀之物果然是九灵石,灵识与九灵石一经接触,九灵石中的法则之力就开始与灵识相抗。

所谓法则之力,自是无法以强力相抗,而需洞悉其法则玄奥,方可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是以与法则之力相抗,一个人的修为不管如何高强,都已然无用,而要端看此人的玄承智慧,是以此刻原承天究竟是玄修真修,都无太大分别。

好在原承天的玄承在凡冥两界已不做第二人想,而其天生智慧,亦在上佳之列,是以用灵识探入之后,原承天闭目凝神,很快就洞悉九灵石的法则玄奥。

原来玄晶石的法则并非依从五行之道,而是特立独行,反其道而行之,是为难得一见的反五行之物。

所谓反五行,其道深幽难明,有时是水不能克火,反克金木,或是火不能克金,反被金克,或是金不生水而生木,土不生金而生火,凡此种种,皆需用心体会。

而九灵石则属金不克木反克其火之法则,难怪红袍鬼修以金牌牵引其石,其效甚微,便是不明此理了。对此反五行之物,自然是随之变动五行。

既明此理,何事难为,原承天再取出一块空白劫晶,以反五行之法,再制灵符一枚,刹时灵符制成,随手祭了出去。

此劫晶祭出之后,异样法剑果然动弹不得,任由原承天抹去原来标识,再铭刻原承天信息,如此说来繁琐,却是在刹那间就已完成。

铭刻既毕,原承天张开右手,向异样法剑遥遥招去,法剑应手而起,终于落到原承天的手中。

叶惊海与三名鬼修正相持不下,他以一人之力,虽然亦是稳占上风,但苦于刚刚晋升鬼相,阴玄运转,总有种种不便之处,是以并不能化优势为胜势,虽可应对从容,却难以击退击伤对手。

原承天此刻终于抽出手来,又怎能不助其一臂之力,他刚刚标识完这柄异样法剑,正想一试九灵石之威,不过在仓促之间,还无法创出适合九灵法剑的御器之法,于是只好用现成御剑之法一试,虽不能将九灵法剑的威能完成发威,但以原承天的玄承,亦可发挥其四成威能。

将九灵法剑一祭,立时就有青芒射出,此青芒比之刚才红袍鬼修所祭之法,何止增强了两倍威能,却见青芒自天而降,其盛如阳光普照,其势如急风骤雨,顿时将三名鬼修罩定。

青衣鬼修因站得最高,首当其冲,第一个受此青芒之厄,此人手持的青红火玉虽能御破魂木剑的寒光,却怎能抵御九灵青芒,是以刹那之间,此人已化飞灰,只有其手中持有的无主青红火石向深壑坠去。

而另一名白衣鬼修也只不过比同伴略迟了片刻,就同样被青芒照成飞灰,其手中的明石碧焰真诀,自然也处于无人御控之态。

叶惊海眼明手快,早将袍袖一拂,将两物收为已有,原承天也不以为意,青红火玉与明石碧焰真诀虽好,又怎能及得上他手中的九灵法剑。

不过那名红袍鬼修却是见机极快,还在九灵法剑被原承天收走之时,他既与九灵法剑失了联系,自然心生警惕,因此不等原承天祭起九灵法剑,此人早就准备好跳出斗场,是以当青芒普照之时,他将手中铁盾向空中一抛,自身则急遁而出。

那块铁盾在九灵法剑青芒的照耀之下,碎成了千八百块,再想将之复原,恐怕就是梦想了。

其实此铁盾亦有可取之处,但原承天初次动用九灵法剑,只求尽力发挥其威能,哪里能御控从容,精确掌握其力量,是以见铁盾被毁,原承天也只能轻叹可惜罢了。

便在这一息之间,红袍鬼修已逃出三四十里之远,其人的遁术倒也可观。

叶惊海见原承天一出手就杀了两名鬼修,将自己的风头大大压了下去,以他狂傲之性,哪堪忍受,好在只要将红袍鬼修留下,或可与原承天扳成平局,于是一催脚下金梭,身形如飞而去。

金梭的速度比之红袍鬼修的遁速自是高出许多,是以不过两息,叶惊海已经追至,他念动法言,将头顶的定天鼎祭出,定天鼎高挂红袍鬼修的头顶,有万道光芒射出,立时将红袍鬼修罩定,让其动弹不得。

一直以来,此定天鼎只显示过其防御之能,却没有显示其伤人之威,此刻叶惊海不惜显示法宝威能,亦要与原承天一争高下,原承天也算有眼福见识这法宝之威。

在定天鼎的光芒照耀之下,红袍鬼修被圈在一个数丈大小的圈子之中,虽是左冲右突,又哪里能逃得出来。

原承天暗暗点头,此鼎光芒应有真言之域的些微威能,其威能虽只是真言之域的百分之一,可毕竟是自成一域,红袍鬼修在短时间内应该无法明了其中的法则奥妙,自然难以脱身。

不过原承天却在一瞥之下,对定天鼎的玄奥已悟出几分,若是日后叶惊海与他翻脸,用此法宝反过来对付他时,原承天相信自己必有应对之法。

却见叶惊海遥遥向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血葫芦指去,血葫芦所控银锥自然向红袍鬼修落下,将红袍鬼修自胸口穿透。

只是红袍鬼修虽经银锥穿体,但因其已为鬼相境界,其阴魂对肉身的依附已是可有可无,银锥穿体之后,其阴魂立时遁出,但其阴魂仍是难逃定天鼎的光芒圈定之域,想来必被叶惊海所杀。

叶惊海哪肯留情,一道灵符射去,平空响起一声惊雷之声,将红袍鬼修的阴魂震了个粉碎,叶惊海再向下方一揽,将红袍鬼修因肉身被毁而掉落出来的物藏取在手。

叶惊海瞧也不瞧,就将红袍鬼修的物藏抛给原承天,笑道:“三人之物,我取其二,似乎倒也公平。”

其实红袍鬼修的物事要比他的两名同伴强得多了,叶惊海此言,倒也显示出其人的可爱之处。

他既知此战原承天出力最多,最好的法器物事自然要归原承天所有,此人狂而不贪,其昊天仙族风范已是毕露无疑。

原承天既得了九灵法剑,已是心满意足,当然,他因已有两大灵焰在手,对无妄碧焰虽心生向往,但此时也只有罢了,何况明石碧焰真诀中的无妄碧焰,也只是一朵火花而已,虽是珍贵,倒也不是非得不可之物。

于是道:“如此甚好。”

此战是原承天与叶惊海第一次联手对敌,修士之间,联手对敌固是常事,但常在分配战利品之时心生怨隙,从而联盟破裂。故而修士若非同生一宗一派,很少有联手之事,尤其是交情泛泛的散修,在分配战利品之时,往往会大打出手,于是索性独往独来,以免了这层麻烦。

叶惊海与原承天皆是风光霁月之辈,对小处并不过多计较,是以此次战利品分配顺利,亦说明二人的联盟大可持续下去。

此番斗法,自然让叶惊海对原承天又高看一眼,此人虽只是五级真修,但法术精妙之极,法器虽不算最佳,可那柄青鸟剑却是来历非常,并且极有发展潜力,日后大可与昊天之宝争锋。

而更让叶惊海惊叹的是,原承天似乎并非法宝尽出,他刚才动用破魂木剑之时,隐隐感觉到原承天的身侧另有玄机,如此高深莫测,让叶惊海怎能不心生警惕?

在叶惊海追杀红袍鬼修之时,原承天已将九灵法剑收起,并将其交给玄焰,让他立刻将九灵石从法剑中提炼出来,另制一柄法剑。

先前原承天所炼制得到的法器,除了柯修罗刀之外,其他诸器,以此时原承天的修为,已是大不顺手,是以重新炼制一柄法器已是当务之急。

而以九灵石为基,再加上原承天昔日所得的材料,另行炼制佳器已成为可能,是以原承天便指示玄焰速速炼制法剑,不得有误。

只是这柄新炼制的九灵法剑动用的皆是上等材料,比之先前纯用玄金制器就强得太多了。

而原承天还计划将三真之诀化入九灵剑中,如果此剑大成,便可名之为九灵三真剑,想来威能必定惊人。

玄焰自然毫无异议,越是珍稀之物,玄焰越是兴趣高高,这也是它的天性所致,来不得半点勉强,是以得令之后,它再无片刻犹豫,忙忙炼制起来。

本来炼制九灵石这样的材质,所花时间必定漫长,但在真离玄焰之下,金石之物怎在话下,也只是天龟碎甲这样的天生奇物,玄焰才会束手无策。

二人将三具鬼修的残留尸体用灵符化了,九灵法剑虽是威力不俗,可也不能不留半丝痕迹,不过若是原承天的九灵三真剑炼成,想必就不必如此麻烦了。

二人上了金梭,叶惊海忍不住取出新得的两物把玩一番,青红火玉倒也罢了,虽是难得,叶惊海倒也不怎么放在眼中,但明石碧焰真诀,却连叶惊海也不得不心潮汹涌,毕竟无妄碧焰是极其难得之物。

叶惊海把玩明石碧焰良久,忽然叫道:“原道友,我等似乎闯了大祸。”

原承天道:“却是怎的?”

叶惊海道:“这明石碧焰真诀的原主人怕是来头不小。”

深圳市南山区西丽人民医院怎么样
徐州爱心医院怎么样
西藏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洛阳牛皮癣怎么治
邢台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