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聂无双 第133章 抢 人

2019-12-05 06:26:59 来源: 吉林信息港

妖聂无双 第133章 抢 人

高台上下,所有人均是翘首盼顾

,个个心中均在思虑,到底是什么女子,能如此好运?明明要生死道消,却被令狐城主看中,一脱阳寿,便入鬼族,更可修行鬼族各种功法,而且还有五大混城势力照顾,当真是鸿运盖天。

这时候,除了陈玄玉和聂无双两人耷拉着脑袋之外,其余众人均是无比好奇。

只见高台后方,一名女仆推着一辆双轮小车,车上坐着一名面无血色的女子,缓缓从高台后面的小门处被推了出来,那女子浑身白衣长裙,面容确实绝美无双,此刻只见她双眼紧闭,偏着头靠在小车上,似乎已经沉沉睡去。

聂无双原本耷拉着脑袋,此刻忽然整个人从坐席上站立起来,看着令狐断肠身边的女子,双目圆睁,惊呆当场。

令狐断肠一指车上沉睡的云浅若,向众人朗声道:“今日展示我骆水城城主夫人容颜,为的就是让大家看看,若在场之人,与其有恩有怨者,可上前来,令狐断肠一并接下。”

令狐断肠的话刚刚说完,只见高台之下两道身影飘飞而上,其一是许老七,其二是叶无忌。

当众人还在惊叹于云浅若的美貌时。

许老七和叶无忌同时出口道:“等等!”

正在令狐断肠讶然之时,许悠然缓步走出,站在了叶无忌和许老七身旁,微笑的看着令狐断肠。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许悠然身上。

令狐断肠眉头一皱,看着眼前三人道:“莫非此女子与三位皆有恩怨?”若是换作他人,令狐断肠只怕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眼前这三人齐齐上前,确实让他头疼不已,若此女子与这三人皆有恩怨,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许悠然点点头,道:“令狐贤弟好眼光,此子乃是我座下弟子,云梦宗丹堂护法,五品丹师云浅若。”

令狐断肠脸色大变,道:“许宗主,此言当真?”

许悠然微微点头:“令狐城主认为我许悠然是妄言之徒?”

令狐断肠看向许悠然,又看了看叶无忌和许老七,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许老七走上前一步,对许悠然道:“爹,浅若怎么会这样?”

叶无忌上前对令狐断肠行礼道:“令狐城主,在下对云姑娘仰慕已久,如今你说云姑娘阳寿只有一年,究竟是何原因?”

还不等叶无忌答话,许老七对着叶无忌怒斥道:“叶无忌,老子还没说话,你滚远一点,云浅若是我的未婚妻,你对她敢有非分之想?活得不耐烦了吧?”

叶玄心上前一步,朝许老七微笑道:“许七公子,你什么时候成了无忌的老子了?”

许悠然缓步上前,对着叶玄心道:“玄心,小孩子之间的事,你我就别插手了,既然无忌也对浅若有爱慕之心,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许悠然说着,转头看向令狐断肠道:“对了,忘了告诉令狐城主,爱徒云浅若,早已与我家老七有了婚约,令狐城主,要娶浅若,只怕此事不大简单啊。”

高台上下,顿时一阵愕然惊叹,谁也没想到,令狐断肠订一桩鬼缘婚,却引来如此风波,身在局中之人个个神情紧张,好热闹者个个一脸期待,所有人都想看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正在此时,却见一道白光闪过,高台之上落下一人,那人手执一柄丑陋无比的长刀,落在云浅若身边,长刀一指许悠然,厉喝道:“许悠然,你怎会有脸说她是你座下弟子?你也配?”

高台上下,豁然大惊,付雪松更是惊得冷汗直冒,心底大呼:“聂无双,你这头蠢驴!”

许悠然看着来人,眉头轻皱道:“阁下不但要管令狐城主家事,现在连我云梦宗的家事也要参与?”

许老七朝聂无双怒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他话还没说完,被许悠然一抓一放,直接回落在高台之下原本属于他的席位上。

叶玄心同时对叶无忌道:“无忌,你先下去。”

叶无忌看了一眼聂无双,一脸惊讶的点了点头,飘身落回高台之下。

叶玄心见聂无双上台,朝聂无双略一颔首,退开两步。

高台之上,聂无双长刀锁定在许悠然身上,杀机大盛。

许悠然猛然间身上灵力狂涨,杀气顿时弥散开来,嘴里淡然道:“阁下既然要参与我云梦宗的家事,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话间,他身体如幽灵一般飘向聂无双。

聂无双对着许悠然,当空一刀斩下。

青龙刀锋,浩瀚的星空气息瞬间如同蘑菇云一般爆裂开来。

高台之上,所有修炼者同时开启防御状态,聂无双这一刀的杀意,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大家都感受到了这一刀的力量之强大,众人齐齐感受到只怕这一刀挥下,就算是城主府被切成两半也不足为奇。

许悠然面沉如水,刚刚出手便掠身飞退,凝身于半空,面无表情的望着聂无双。

聂无双的长刀尚未斩出,看着许悠然飞退之后,刀势一收而回,刀尖直指许悠然,厉喝道:“来啊!”

圣化妖刃,果然不同凡响,去时有浩瀚缥缈之力,有毁天灭地之势,收刀时却只是转瞬之间,一切消失无影无踪,刚刚笼罩在高台上的杀意顿时烟消云散,如此力量吞吐,仿佛对聂无双毫无影响,只看得高台上下所有人目瞪口呆。

聂无双一刀斩出,就知道许悠然根本未发力,而且对方瞬间就破开了青龙刀的杀机锁定,飞身退了开去。

聂无双甚至感觉出来了,如果只出一刀,他是伤不了许悠然的,所以他同样不明白为什么许悠然一招不出便飘飞而退。

高台上下,所有人眼里都透出不敢相信的目光,元婴九阶,几乎已经是高台上所有人里修为的境界,如果许悠然在这一刀之下也只有飞身退后的份,那这位陌生人的修为,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

这一进一退之间,给所有人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许悠然从半空再次回落在高台上,双目盯在聂无双身上,不言不语。

只有聂无双知道,许悠然根本没有动手就退开了。

令狐断肠脸色微微变化,看了看许悠然,又看了看聂无双,嘴唇开合,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高台上下,顿时陷入一片宁静。

许老七此时坐在自己的圆桌前,满面惊骇的自语道:“这厮……居然敢对我爹动刀……”

叶无忌同样是震惊满面,看着一旁的付雪松道:“他……怎敢……如此。”

许悠然忽然笑道:“阁下果然厉害。”说完许悠然不再多言,缓缓退后几步,对令狐断肠道:“令狐城主,看来这位朋友对浅若也是心意满满啊!”。

聂无双长刀一横,看也不看退开的许悠然,从女仆手中接过轮椅,他一手握刀,一手推着云浅若,慢慢的向高台下走去。

令狐断肠面色骇然大变,正待上前之时,却见四道人影飘过,齐齐挡在聂无双身前。

聂无双停步,眼未抬,刀未动,浑身怒气翻涌,厉声喝道:“滚!”

高台上下,顿时一片惊呼。

拦在聂无双身前的四人,正是五大混城之中的四大城主:天虚城魔王境余不昧,空羽城妖王境牛目空,施恩城元婴境杜怀远,天目城蛮王境蚩殇。

在整个云梦大陆中部,只要是五大城主齐出,任何人都得给足他们面子,任何人都得放低姿态。

现在站在骆水城的城主府,令狐断肠的地盘上,居然有一个人,敢对五大城主说滚这个字,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奇闻。

付雪松心头滴血,他知道,今天这场架,是非打不可了。

聂无双怒喝之后,四大城主只是皱眉,并未出手。

叶玄心忽然身子一闪,如鬼魅般的划出了一道残影,站在聂无双身边,对四大城主抱拳道:“今日之事,若单打独斗,叶某也不便参与其中,但是几位若是想以多欺少,那我叶某说不好只能搭把手了。”

这一下,高台上下更是惊讶无比,谁都不明白,叶玄心为什么会站出来,开叶门一桌人哗然起身,叶无忌更是对身边的付雪松传音道:“付堂主,怎么回事?莫非这人是我爹的至交好友?我爹怎会在这当口上前帮他?”

付雪松连连摇头,传音道:“我真和他不熟,只是认识,你爹为何要帮他,这……我也不知……”付雪松自己都迷糊了,他思索一番,心中暗道:糟糕,莫非叶门主认出了无双?

令狐断肠身子闪电般出现在聂无双和叶玄心身前,有了叶玄心的加入,他脸色更加难堪,对着叶玄心道:“叶门主,今日乃是我令狐断肠与此子的私事,你考虑清楚,是否要参与进来?”毕竟叶玄心的身份摆在那里,若要动手,也要弄清楚其中缘由。

叶玄心道:“若是令狐城主要与这位朋友公平决斗,叶某自然无话可说,不过你们五大城主一齐,那不是解决这件事的办法,更何况许大宗主还在身后虎视眈眈,就算他能胜了你们,许大宗主再出手时,只怕这位朋友也很难全身而退。”

叶玄心的话看似对令狐断肠,实际上是说给聂无双听的,话中意思也在提醒聂无双:你打赢了这五个,后面还有一个许悠然。

谁知聂无双却开口道:“叶门主,此事与你无关,让我自己来解决。”

在高台上下所有人的目光中,叶玄心转过身去,朝聂无双点了点头,缓缓走到一旁。

聂无双长刀一横,对着眼前阻挡着他的五大混城城主道:“既然不想让我走,那就一齐上吧。”

昆明天伦医院袁小仁
田东县中医院怎么样
南充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六盘水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知名妇科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