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世魔帝 一九七:术士效忠!图灵朵摧残!_1

2020-02-15 21:03:49 来源: 吉林信息港

灭世魔帝 一九七:术士效忠!图灵朵摧残!

阿史离人龙金剑一划,便要猛地将索伦脑袋割下。

“剑下留人。”剑尊毕肖,身若流星,猛地从城堡内****而出,朝着阿史离人的后背刺去。

此时,他想要直接阻止阿史离人的剑是不可能的,只能围魏救赵。

果然,阿史离人猛地转身,对着毕肖刺来的剑,迎面一击。

“叮!”

一声让人几乎要发狂的尖锐撞击之声,周围仿佛一阵冲击波炸开,方圆百米内的花草,瞬间成为齑粉。

而剑尊毕肖身体猛地一颤,他的宝剑,活生生被削断了一截。与此同时他的宝剑连同半只手臂,凝固成冰。

而阿史离人握剑的一抖,上面的袖子直接粉碎,露出了白腻胜雪的玉臂。

顿时,她惊讶地盯着毕肖,一直以来几乎没有人敌得过她的一招,却没有想到竟在这里遇到了一个绝顶高手,道:“阁下何人?”

“毕肖。”剑尊毕肖道。

阿史离人美眸一亮,仿佛有些见猎心喜,道:“你,就是毕肖?”

“惭愧。”毕肖道,眼前这阿史离人至少比他年轻二十几岁,然而刚才这一剑竟然与他几乎不相上下。

阿史离人道:“都说你的剑,乃是怒浪王国第一,今日便好好领教一番。”

“不敢,请指教,阿史小姐先请。。”剑尊毕肖道,然后手中断剑斜指,俨然一派宗师气度。

阿史离人持剑,行了一礼,道:“得罪了。”

“嗖……”

她刺出了第一剑。

这一剑看上去,轻轻飘飘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但是

,她剑刃周围的空气,竟然仿佛被扭曲了一般,那篇区域的光影也完全是畸变的。

剑尊毕肖迎剑相击。

“叮!”

又是一声恐怖的撞击声。

“砰砰砰……”

顿时,城堡内的所有水晶窗户。全部崩碎。

而索伦双耳仿佛要被彻底撕裂一般,极度之痛苦。

终于,在妖星的拼命吞噬下,索伦身上的冰寒能量已经全部消失了。是的他恢复了动弹。

索伦赶紧第一时间将夜惊风抱在一边,却发现她整个身体都已经被冻僵了,甚至没有了呼吸。

她体内可没有妖星,所以受不了阿史离人的蓝色妖姬暗器。

此时,术士妖梦递过来一只火红色的药丸道:“让她服下去。”

索伦将火红药丸放进夜惊风小嘴里面。

果然神奇。片刻之后,夜惊风的身体开始渐渐解冻,恢复了温度和呼吸。

然后,她见到那个苍老的婆婆术士,此时竟然变成了一个妖娆的美丽妇人,不由得惊诧不已。

术士妖梦,又拿出了一颗火红弹药,在那条大蛇头顶滚动。片刻后,这条大蛇也渐渐解冻。

术士妖梦抓住大蛇的脖子,猛地一抖。顿时将它打的死结解开。

“走吧,走吧,又多远跑多远。”妖梦道。

那条大蛇依依不舍地舔了一下术士妖梦的面孔,然后拼命逃窜,顿时消失无影无踪。

……

剑尊挡住了阿史离人的第二剑。但是,手中的断剑顿时又短了一截。

阿史离人的第三剑,紧接而至。

依旧轻飘飘的,看上去没有任何特殊。

但是,在刺出的瞬间,剑尖所过之处空气。瞬间凝固,变成无数蓝色的小雪花,漂浮空中。

然后,这些蓝色小雪花。被凝聚在她的剑尖处,猛地刺向了毕肖。

毕肖挽起一朵剑花,飞快旋转,躲避短兵相接,试图将阿史离人的剑缠绕住。

“叮叮叮……”

又一阵让人痛苦到极点的撞击声。

索伦恨不得将双耳紧闭,但是这恐怖声音依旧疯狂钻入。

而与此同时。方圆千米之内,所有的飞鸟如同雨点一般下坠,纷纷毙命。

这两名顶尖高手比剑,仅仅撞击声,就杀死了无数之生灵。

“第四剑!”

“第五剑!”

“第六剑!”

两人的剑,飞快地交错纠缠。

妖星用尽所有的能量,凝聚在索伦的双耳之内,抵御着可怕的撞击声。

否则,索伦的耳膜已经穿透,变成聋子了。

而夜惊风的双耳,被术士妖梦捂住,否则以她的修为也无法承受。

远处,无数的飞禽走兽受不了这恐怖的声音折磨,纷纷疯癫,从森林里面冲出,横冲直撞。

然而,刚刚靠近毕肖和阿史离人身边不到十几米,就仿佛撞在了一个可怕的能量罩上,纷纷粉身碎骨。

“噗噗噗噗……”

这两人的身边,变成看一个恐怖的扭曲杀阵。

所有生灵撞上去,瞬间粉碎。

索伦完全完全看呆了,这……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

这种战斗,根本就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插手的空间。

因为,他们身边十几米内的空气,全部变成看可怕的能量力场,只要修为达不到级别,进入就是死,而且是粉身碎骨。

第十剑。

毕肖的剑再也锁不住阿史离人的剑。

“砰……”

一声激烈的炸响。

无数空气凝结的蓝色小雪花,混杂着金属碎片,猛地炸开。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猛地飞散。

顿时,整个城堡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整个墙壁千疮百孔,远处的树林,仿佛被可怕的风暴刮过一般,瞬间凝结成霜,所有树叶瞬间冻死。

无数的树枝,纷纷崩裂,坠落。

剑尊毕肖身形闪电一般后退,而此时他手中的宝剑,就已经只剩下一只剑柄了,剑刃已经被彻底绞得粉碎。

“你挡不住我的,毕肖阁下。”阿史离人道:“虽然你的剑术造诣比我高,但是你的剑不行。”

毕肖面色黯然,道:“阿史小姐的武功,真是……真是惊世骇俗。整个怒浪王国五十岁以下,没有一人是你对手。甚至已知高手能够与你一战的,完全屈指可数。”

阿史离人道:“那你还要阻挡我吗?你的剑术虽然比我高,但是你已经没有剑了。你再拦我,说不定就丢了性命。”

“受人之托,半途而废,不战而退,实在有违我的本性。”毕肖道。

索伦拿出腰间的宝剑。拔出扔向毕肖道:“剑尊阁下,接剑。”

这支剑扭曲丑陋,正是姜血的血海龙金剑。

但是,索伦的剑刚刚扔到半空中,便瞬间被定格在空中。

索伦完全不敢置信看着眼前一幕,竟然隔着上百米,就能将一支剑固定在空中,她这是怎么做到的?

很快,索伦就知道阿史离人是怎么做到的了。

她竟然将周围的空气完全冰封凝固,然后将这支剑锁定住。

武功高到这个地步。也……也真特么的逆天了,完全神乎其技。

阿史离人娇躯轻轻一飘,瞬间到了这支宝剑的面前,玉手轻轻一张,这支血海龙金剑落入她的手中。

她轻轻一握,微微闭上美眸,感受里面的能量气息。

片刻后,她睁开眼睛,朝索伦望来道:“这支剑,你哪里来的?”

她的话清冷。却不刻意的压迫,却给人感觉如同万丈冰川压过来一般。

“一位故人相送。”索伦道。

“叫什么名字?”阿史离人问道,精神力将索伦周围力场全部锁定,掌握他的任何波动。杜绝他任何撒谎的可能性。

甚至,这个时候只要索伦撒谎,整个脑子瞬间就会炸开。

眼前这阿史离人,不但武功惊天的高,精神力也强大到可怕的地步。

“姜血。”索伦道。

阿史离人美眸一缩道:“她在何地将这宝剑送你,为何送你?”

“血案迷城。”索伦道:“姜血踩着龙金剑渡过血海。结果龙金剑被血海腐蚀,扭曲丑怪,他抛弃不要,我无意中捡起。后来,离开血案迷城后,我无法从蛮族领域离开,姜血本着人类种族主义精神,让我乘坐他的狮鹫离开,我将宝剑还他,他说这剑变丑了,他不想要了,如果我需要,就转送给我。”

这话一出,阿史离人完全相信了。

因为,她知道的姜血,就是这样的人,极度的完美主义,容不得有任何瑕疵的。

索伦道:“当然,这支剑让毕肖阁下用过之后,就请阿史小姐拿回去,奉还给令师。”

阿史离人道:“你是在多久之前见到姜血的?”

“大概三个多月前。”索伦道。

阿史离人点了点头,将宝剑轻轻一扔,那血海龙金剑直接飞回到索伦手中。

“既然是姜血故人,我就不难为你们了。”阿史离人道:“你们走吧。”

索伦一愕,然后弯腰行礼道:“多谢阿史小姐。”

阿史离人道:“毕肖阁下,您还要与我战吗?您可以拿这支龙金剑的。”

毕肖摇头道:“不战了,我比你长一辈,就算拿着龙金剑胜你半招,又有什么意义。如果见到令师,请转告我的敬意,我本以为姜上陛下尽管被誉为天下第一强者,但是武功比我高出有限,今日与你一战,我便知道是我坐井观天了。”

阿史离人道:“术业有专攻,剑尊阁下的龙力虽然不是绝世,但是剑术确是天下顶尖,单论剑术也确实只有我师尊能够胜您。”

“惭愧。”剑尊毕肖再一次行了一礼,道:“告辞了。”

然后,剑尊带着索伦和夜惊风,直接离去。

“主人。”夜惊风可怜兮兮地望着索伦,她的意思非常明显,想让他救术士妖梦。

索伦苦笑,这丫头也太高看他了。

这阿史离人虽然放过了自己,但完全是看在姜血的面子上,而实际上姜血和他索伦,几乎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所以,阿史离人对索伦只是抬抬手而已,在她眼中,索伦和路人甲没有任何区别,是饶过一命,还是随手杀死。根本没有任何区别的。

没看到她从头到尾,连索伦的名字都没有问过一句。

而且,索伦本来就是要杀这个术士妖梦灭口的,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索伦这个绝顶机密。

让阿史离人杀了她。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就这样,三人用最快速度离去。

此时支离破碎的术士庄园内,只剩下阿史离人和术士妖梦二人。

阿史离人一步一步上前,她玉足走过之处,地面每一寸都凝结成冰。

“为什么?”阿史离人道:“十年前。为何不救我的夫君?我们对你恩重如山,为何不救我夫君?”

“我不能救。”术士妖梦苦涩道。

“为何不能救。”阿史离人道。

术士妖梦道:“我若救了,那个害死你夫君的人,就会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的家人,我的孩子,全部会死于非命。”

阿史离人绝美的睫毛微微一颤,谁害死了她心爱的夫君?她没有问,却隐约知道。

“你宁可得罪我。也不敢得罪他?”阿史离人问道。

术士妖梦点头道:“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得罪了您,死的仅仅是我自己。得罪了他,我的全家都会死,包括我的女儿,她当时才五岁,现在……还在他的手中。阿史小姐,我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阿史离人想起了那个让人可怕的画面,一个娇小美丽的女孩,披着一身狗皮毛。屁股上插着一根狗尾巴,明明是人,却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条犬。

“她还好。”阿史离人说出了一个善意的谎言,然后道:“你是自我了断。还是我来动手。”

“我自己来。”术士妖梦道:“我多活了这十年已经是侥幸了,如今便把这条命配给您的夫君吧。阿史小姐,请……请您对我女儿,稍稍怜惜。”

术士妖梦拔出一支蓝色的匕首对准自己心脏部位,猛地刺下。

然后,直接倒地毙命。

阿史离人仰起头。不让自己的泪水滑落,想起了在天上的夫君。

他尽管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是最最渊博之人,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单纯。真的就如同一缕春风,化解了如同寒冰一般的她。

现在,妖梦死了,但是她算是为夫君报仇了吗?

不算吧,当日的妖梦仅仅只是见死不救而已。

而真正的凶手,却是……自己的亲弟弟,阿史家族的继承人。

至于他为何害死夫君,她也知道原因,因为他妒忌,还有他可怕的占有欲。

所以,看着地上妖梦的尸体,阿史离人眉头依旧没有任何舒展。

她再看了一眼,然后翩然而去,片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在空气中留下了清冷神秘的幽香,还有无数蓝色的小雪花。

……

索伦三人走出了几十里后,忽然剑尊毕肖脚步一阵踉跄,然后口中涌出一股血,竟然是幽蓝色的。

“您受伤了?”索伦惊诧道。

“没事。”毕肖道:“在战斗的时候,全身筋脉被她可怕的冰寒龙力渗透,需凝聚于一处逼迫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索伦惊道:“她今年几岁啊?竟然强大到这个地步?”

“三十一岁。”毕肖道:“一直传闻蓝色妖姬西域无敌,我本还不信,今日一战,真是让人骇然。”

何止是骇然,简直强大得让人绝望啊。

“可是,她说您的修为比她高。”索伦道。

“我只是剑术修为比她高,但是她的龙力非常怪异,仅仅靠近,就能够让人受伤。”毕肖道。

而就在此时,夜惊风眼中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滑落,问道:“主人,那……那婆婆是不是必死无疑了。”

尽管那个苍老不堪的老妪只是妖梦的伪装,真实的她妖娆魅丽,年轻成熟。但是,夜惊风还是本能地喊她作婆婆。

索伦点了点头,那术士妖梦也很强,但是在阿史离人面前,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索伦忽然问道:“剑尊阁下,阿史离人说妖梦对她丈夫见死不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毕肖摇头道:“这等秘辛,我不知道。不过。你见到术士妖梦的真面孔后,又没有觉得眼熟?”

索伦疑惑,去除伪装,恢复真面目的妖梦虽然非常妖娆美丽。但

但阿史离人出现之后。他所有的心神都被这个冰山女神吸引了,所以对术士妖梦的面孔有些淡忘了。

不知不觉整个脑子内,全部都是阿史离人的幽香和神秘眼眸。

这和感情无关,而是一种气场。阿史离人一出现后,气场会镇压所有人。使得所有人眼中只有她一人。

毕肖提醒道:“当日,阿史罗一脚踢飞的那个小美人犬,是不是和术士妖梦长得相似。”

这一提醒,索伦顿时回忆起来了。

何止是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那个美人犬下的精致脸蛋,和妖梦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年轻了十几二十岁而已。

术士妖梦去除伪装恢复真身之后,看上去也顶多就是三十几岁而已。

那个美人犬女孩,就是术士妖梦的女儿。

自己的女儿被人这样糟蹋。只怕任何人都会彻底疯狂,不死不休。

所以,妖梦和阿史罗完全是死仇,如此一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术士妖梦给索伦换脸,知道了他的秘密,索伦要杀她灭口。但是现在,却仿佛又了另外一种更好的方式。

“走,回术士庄园。”索伦道。

毕肖道:“现在回去,妖梦只怕早就死了。”

索伦道:“不。我觉得妖梦没有那么简单。”

然后,三人又飞快返回术士庄园。

……

而此时,胸口被刺穿的术士妖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阿史离人。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阵风吹过,术士妖梦的身躯忽然微微一颤动,然后竟然坐了起来。

痛苦地看了一眼胸前的匕首,轻轻叹息一声,又要再一次隐姓埋名了,只要女儿一天没有救出来。自己就一天不能死。

她为何刺穿了自己的胸膛还不死?

她知道总有一天,阿史离人会找上门来,所以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很多年了。

她是一个天才术士,用了五年的时间,活生生使得自己心脏的位置移动的一寸,所以刚才刺穿的地方,已经不是心脏所在位置了。

至于停止呼吸,停止心跳,是因为她预先服用了某种假死的药物。

她的假死,完美无缺。

当然,如果面对的是阿史罗那个畜生,她依旧活不下来,因为那个畜生对尸体也不会放过的。

但是阿史离人太过于骄傲高洁,见到自己死了之后会立刻离开,连尸体都不愿意触碰一下,所以妖梦才能死里逃生。

而就在她爬起来的时候,三个人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正是去而复返的索伦三人。

索伦来到她的面前,道:“妖梦,你效忠我,作为交换,我帮你救出女儿。我和阿史罗,同样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妖梦静静不动。

索伦继续道:“我给你建一个更大的实验室,满足你一切研究条件,而且我的实验室健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阿史离人不可能再找到你。”

顿时,术士妖梦直接跪趴在地上,叩首道:“术士妖梦,拜见主人。”

……

与此同时,天水城主府的地下囚室内。

图灵朵浑身一丝不挂,站在镜子面前,看着从胸前到大腿的那个纹身。

“索伦,我恨你,我恨你,我一辈子都会诅咒你。”她咬牙切齿道。

然后,猛地拔出一支匕首,便要朝胸前腰腹划去。

她要自残,要将这个可怕的纹身活生生削去,搅烂,哪怕那样会让自己的身体更加丑陋不堪。

……

注:第一更近六千字送上,谢谢大家,拜求支持了。(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