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戏之神器争夺全文阅读

2019-06-25 11:00:04 来源: 吉林信息港

  空气有些稀薄,灯光有些昏暗,在这寂静的夜色下,那一团团的黑影,混入在黑暗之中迅速的靠近着,一身休闲装的诺菲勒二话不说,只是面无表情的静候在原地,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  嗡!腰间的刀缓缓拔出,吴用单手握着刀柄,瞧着那黑影已经越靠越近,手腕一抖,锋利的弯刀正要猛地抽出,这时候,身后角落里,一小队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竟然就冒了出来。  “不许动!”特别武装过的警察已经有了往日不能相比的战斗力,冲锋枪远远的盯着自己的脑门,吴用一愣,随即哑然失笑,这些从那个胡同里冒出来的警察,还能更巧合一些么?  “举起手来,双手放头上!”警察是听到了店铺玻璃破碎的声音闻讯赶来的,尽管现在两方之间距离好几米,但是,这也是一个安全的距离,以免警方自己进入会受到攻击的范围内。  警方的出现,让那些黑暗之中潜行过来的家伙立刻隐入了街巷之中消失不见,如此不强硬的态度,看来不是专门来杀人的?吴用想了想,还是缓缓举起了双手,抱在了脑袋上,诺菲勒则冷着脸丝毫不合作,像是一根木头一样站立在原地。  “双手放头上!跪在地上!不然我们开枪了!”警方的严谨态度不是没有理由的,经过了这么多天连续杀人案的爆发,现在,恐怕整个地球上各处国家的人民,神经都已经绷得紧紧的了。  在这个非常时期,他们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的,吴用侧头瞥了诺菲勒一眼,眼神丢过去,瞪他一眼示意他照做,但是心情不爽的诺菲勒只是抖了抖急匆匆穿起来还有些凌乱的衣服,然后扭身,抓住吴用的肩膀就猛地跳到了前面的屋顶上,再一个敏捷的翻身,两个人绕过这高高的房顶,消失不见。  砰砰砰!子弹终归是慢了一拍,没有能够追赶上英灵的速度,店铺玻璃和墙壁上留下了无数冒着硝烟的弹孔,警察迟疑的愣了一会儿,然后立刻撤退。  这样轻功了得的场景他们不是见过一次半次了,因为实力的悬殊,所以警方并没有时间追捕,而是掂量了一下本身队伍的分量之后,选择了撤退,不然对方反咬一口,这个小队,恐怕又要有警察牺牲了。  “你竟然还会怕警察手里的枪?”诺菲勒发出一声嘲讽,松开吴用肩膀之后,两个人一路向北,绕过了许多条巷子,跳过了好几栋屋顶,然后终于在一片昏暗的野地之中停了下来。  四周是已经关门大吉了的几家工厂,站在这旷地的沙地上,吴用无奈一笑,歪头道,“我这不是怕,是尊重!”诺菲勒投过来一个不屑的眼神,自幼生长在贵族之中的孩子,连英灵都不放在眼中,更何况那种一无是处的人类?  两个人站在这里是在等待着什么,而没有令人失望的是,很快的,那一波人,人就是气势汹汹的避开了警察追了上来,到底是什么人,非要追着吴用和诺菲勒两个人?看样子,已经不是简单的暴徒那个行列之中的了。  人还未到,斧头已经饥渴难耐了的诺菲勒已经猛地冲了上去,黑色的身影在高空之中跃起,然后又是一记斧头猛地挥出,力道之猛,就已经在气势上吓到了对方。  来人有五六人之多,此刻已经分散开来,很有组织性的朝着吴用和诺菲勒两个人围攻而去,只不过,吴用和诺菲勒,又岂是这两个人就能够随意阻拦下的。  退后一步,吴用手中的刀猛地甩出,紫色的刀芒,劈砍在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家伙身上,速度之快,零对方头皮发麻暗自咂舌。  嗡!弯刀一道猛击划破了对方腰间的衣服,红艳艳的血迹瞬间染满了半边衣服,吴用游走在这三个人的包围之中,紫色的刀芒像是彩虹一般团团环绕着,护住了自己,伤的了他人。  利器在手,顿时压制住了对方几个人的气势,这时候,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只见一声大喝‘让我来’!然后猛地跳到吴用面前,粗壮的双臂一挥,纷纷抓向吴用两边的肩膀,那张开的手掌犹如虎爪,虎虎生风,力道不虚。  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味道!吴用一挑眉,已经蠢蠢欲动的弯刀低低一挑,藏住刀锋,然后立刻向后跳开了两步,呵呵一笑,道,“你小子脾气不得了啊,现在都敢跟我打架了。”  来者本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拳头高高扬起,看起来有无尽的破坏力,但听到吴用这嗓音之后,只见对方高大的身躯一颤,然后双腿挺立的踩在了原地,一愣神的功夫,身后三名队员,已经被诺菲勒齐齐撂倒了。  “停手!”要不是吴用的一声呼喊,诺菲勒手中的斧头,恐怕已经要切割下了对方那脆弱的脖颈,虽然不知为何要停手,但是就连诺菲勒自己都没注意到,曾经孤傲性格偏僻的他,已经学会了听从和温和。  “大郎!莫非有了好差事就不认我了!”吴用面对这几个人的虎视眈眈,并不再保持警戒,笑盈盈的将手中的弯刀缓缓插入腰间的刀鞘之中,这时候,对面这高大的男人,摘下了脸上的头套,然后猛地张开双臂抱住了吴用,脸凑近,在能够在这柔和的时段认出吴用这已经有些生疏了的五官。  武大郎!曾经的好伙伴,代替了千穗理成为了京城区障碍者队长的那个汉子!“哎呦哥!你可真是想死我了!”汉子的嗓音依然是这么的洪亮,大笑一声死死搂住吴用的肩膀,武大郎这大眼睛在吴用身上流转一圈,道,“我听说过你经历了好多挫折啊!可惜我没能力去帮你!不然,早就把那些欺负你的家伙都杀光了!”  大声呵斥一番之后,武大郎脸上是憨厚的笑容,嘴角的笑容洋溢不止,搂着吴用的肩膀让他转了一个圈,又问道,“你近还平安吧!”  “平安,平安,刚从韩国偷渡回来。”抿嘴笑着拍拍这家伙越来越健壮的胳膊,吴用向他身后的几个人看去,“你们这是……执行任务?”  “是啊,夜晚巡逻,你也应该知道的吧,我们英灵之中,有很多家伙造反杀害人类,我们秉着《潜藏戒律》在夜间执法。”抱着吴用侧头好奇的看了看那个面容俊美的诺菲勒,武大郎嘿嘿一笑,“刚才见你们闯进那家服装店内,就以为是行恶的坏人呢,没想到,是咱自己人!”  拥抱着吴用面对着自己的几位下属,武大郎洪亮的大嗓门立刻介绍道,“哥几个,这位就是吴用,贵族叶家族长的干儿子,维加斯族中的伯爵,以及被众多贵族追杀至今,却还依然潇洒活着的吴用!”  几个下属噼里啪啦的响起稀疏的掌声,他们在国内,并不怎么知晓吴用的英雄事迹,不然,知道了这个家伙自称英灵猎人,他们这几个人的眼神就不会这么正常了。  “你怎么不在京城待着了呢?”吴用看着面前的武大郎,一身服装显得精装干练,脸胖了一些,胳膊也更加粗壮有力了,这样的家伙,天生有一种不愁吃喝不会烦恼的福气啊!  “唉,调动嘛,这里犯罪案件,所以我就被调到了这里,我们同类之中,对待人类的手法简直就是残忍啊!”叹了一口气,武大郎又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诺菲勒,长得这么漂亮的家伙还真是没见过。  “嘿嘿,我上一次才打电话给苍井教官,她说你安全出现在韩国,没想到这么快就回到咱的祖国了,还带回来这么一个漂亮的娘们,你觉得仓井教官不会吃醋么?”武大郎尽管离开了吴用许久,但是对于这位好兄弟身边的事情,还是时常关注的。  他知道他左拥右抱美女无数,也知道他被玛雅家族咄咄逼人时的为难处境,但是,武大郎就恨自己没本事,不能站在吴用面前,挺胸抬头的大喝一声‘冲着我来!’  听到武大郎的话,吴用嘿嘿一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她就算吃醋了,还是不会闹脾气的!毕竟,家中我啊!”  瞧着吹牛皮不脸红的吴用,武大郎深信不疑,赞叹的竖起一个大拇指,这时候,诺菲勒冰冷的声音淡淡的询问道,“你刚才说谁是个漂亮娘们?”  武大郎疑惑转头,这个美女的脸色怎么如此的难看凶狠呢?吴用眼皮不安的跳动了几下,刚抬起手,没等捂住武大郎的嘴巴,这威武的汉子已经嘿嘿一笑,指着诺菲勒这苗条的身段,道,“是你啊!美女!”  嗡!斧头又快又准,直接从诺菲勒手中旋转而出,要不是吴用机智的拽住了武大郎的胳膊将他的手扯了回来,恐怕,他的手指这时候就要被切落在地了。  诺菲勒寒气蒙面,气势逼人,这丝毫不客气的举动,再次让放松下来的几位障碍者抽出了匕首指向了诺菲勒。  “没事没事!”武大郎心有余悸的依靠在吴用的肩膀上,拍拍厚实的胸口,下属们缓缓收回自己的武器,武大郎疑惑的看向了吴用,对方是自家兄弟的好友,那么,性格开朗的武大郎还是会包容不愤的。  “他是个男人,虽然长得很漂亮!”低下眼角,吴用笑盈盈的对着武大郎解释了一句,“诺菲勒家的现任族长。”“诺菲勒家的?”武大郎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已经在英灵这个世界越活越深的汉子,已经不再是当初无知的少年了,明白了很多事情懂得了很多哲学的武大郎,一听这名字,就立刻响起了这关于诺菲勒家族之中的资料。  诺菲勒家族,被传是团结的英灵家族,他们的祖先从一诞生开始,就已经背负上了诅咒,直系子孙之中,没有一个人的长相是能够普通看得过去的,奇丑无比,惨不忍睹;这一点跟埃布尔家族的遗传精神分裂诅咒非常相似,都是数千百年来难以打破的规则。  只不过,诺菲勒家族中,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长相不但正常,而且漂亮的如此过分的男人?这还是那个只能生育丑陋恶俗后代的诺菲勒家么?“哎呀妈啊,比我都好看呢!”武大郎傻乎乎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家媳妇经常说自己长的非常有男人气概,但是眼前的这位诺菲勒,不但长得漂亮好看,又不缺男人的硬气,真是古今一人啊。  “真是失礼了!”武大郎笑呵呵的赔笑,诺菲勒面无表情的瞥了吴用一眼,后者无辜的眨眼,诺菲勒一声冷笑,斧头终于收了起来,“我们走吧,还要赶路呢!”  “你们这是回京城么?”武大郎不敢再看诺菲勒这个性格残暴的家伙一眼了,站在吴用身边,理解的点头道,“这么长时间漂泊在外,是应该早早的回家了,我还听说你有了女儿?”  “是,从法国拐骗回来的一个金发丫头,可爱迷人!”吴用咧嘴微笑,即使在忙碌奔波,但一想到家中的那一切美好,吴用顿时就放松舒适了许多。“真好!我们也准备领养一个孩子,既然这样,那么我养一个儿子吧!将来咱们做亲家?”  普通的英灵是不能够繁育的,所以不管是武大郎还是他媳妇,若想要孩子,也只能是领养,吴用想都不想笑盈盈的拒绝了,“不要!你这家伙养出来的孩子!肯定是大大咧咧的!配不起我家闺女的可爱温柔!”  “这叫什么话!”武大郎瞪眼不服,诺菲勒这时候在旁边微微皱眉,一脸不爽的表情人人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们该走了!”  对方怎么说也是一名贵族,活得越久越圆润的武大郎终还是选择了止住话语,嘿嘿一笑,拍拍吴用的肩膀,道,“一个月一次调换,等我回到京城,去你家逗逗你女儿去!”  “木问题!”吴用微微一笑,人生,就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久违的相见,永远不能随着那期盼的心情而能够加长时间。挥手分离,两不曾冷却感情的兄弟,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白山治癫痫
鸡西好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随州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