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御天娇 绝世邪神_887

2019-10-12 23:11:57 来源: 吉林信息港

邪御天娇 绝世邪神

3479

叶楚道:“姐你就先给我打几盆热水过来吧,是先用茶叶泡半个时辰,然后再端过来。

?”

“哦,好,用什么茶叶都可以吗?”她问。

叶楚点头道:“恩,品种没要求,不过水是用的灵水……”

“好的,没问题。”柳姐马上去办了。

见这柳姐出去了,叶楚趁她离开的功夫,一指便解开了这女人的衣裳。

不过他没有兴趣,多看这女人的身子,而是立即在这女人的身上的几个重要的地方点了几下穴位。

然后就见到这女人的头顶,开始冒出一些黑气。

叶楚这才将衣裳给她穿上了,等柳姐进来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现在怎么做?”

热水很快就端来了,叶楚对柳姐说:“也不用多做什么,你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等她身上出了一层黑油一样的东西,你就用水帮她抹干净。”

“就是抹身子吗?”柳姐问。

叶楚道:“恩,每隔半个时辰叫我一次,正好你换水,然后我再用银针帮她治疗。”

“好,我会的,那我现在就给她抹是怎么样?”柳姐问。

叶楚看了看这女人的情况:“现在还不用,等黑油溢出来了再说。壹看书看?1kanshu?cc”

说完叶楚右手指间,出现了三根长长的银针,每一根都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这东西安在她身上吗?”柳姐觉得有些渗得慌,这银针不仅长,而且还很粗。

“不要紧的,能驱毒就行了。”

叶楚点了点头,右手一甩,三根银针,瞬间就穿透了这女人的三个重要的穴位。

“扑……”

女人虽然现在还在昏迷当中,但还是本能的吐了几口黑血出来。

“碧柳。”

柳姐赶紧上前扶住她,只见三根银针,分别扎在她的眉心,以及左右两条胳膊上,看上去就像被一把剑扎中了似的。

“她不会有事吧?”柳姐还是有些担心,尤其是看到眉心中间的这一根这么粗壮的银针。

这要是平时,扎在这里,必定是死了呀。

不过还好她探到了这个碧柳的鼻息,起码现在还有呼吸,并没有死亡。

“没事的放心吧,黑油会顺着这个银针析出来的,到时候你用热水打湿布抹一抹就没事了。”

叶楚倒是信心满满,听叶楚这么说,这柳姐也更安心了一些。?1kanshu?cc

叶楚对她说:“姐你照看着点儿,半个时辰后叫我,我先眯一会儿了。”

“恩,好,楚公子你辛苦了。”

柳姐她可是睡不着,只能是由着她照顾这碧柳了,而叶楚呢,昨天夜里折腾的够厉害,现在真是有些困意了。

这屋里还有一个小内卧,叶楚就在里面将就一下了。

因为是累了,没到一分钟,马上就从里面传来了呼噜声了。

听到叶楚如雷的呼噜声,这边的柳姐也捂嘴笑了,心中暗道:“这个楚公子还真是真心情呀,真是有意思,这样的男人还真少见。”

她悄悄的往内卧瞄了一眼,叶楚正仰天大睡着,睡的时候那档边还一柱冲天,看得她也有些犯花痴了。

“怪不得能折腾那么多姑娘一宿了,本钱真大。”

柳姐眉眼间也有些恋意,不过现在可不是想那种事情的时候,虽说之前她和叶楚说,晚上也去陪叶楚,叶楚说不嫌弃。

可是她可不会真的去陪叶楚,人家哪里能看得上她呢。

这叶楚不仅人英武,而且实力出众,一人竟然就收拾了对方六个人,看来这修为少也应该是准之境。

看上去他也不老,年纪应该还算轻的,就有如此修为,想必来头很恐怖。

极有可能是什么大势力,或者是大家族的嫡系人员吧,而且这人还不拘一格,虽然说是坏坏的但是男人不都是这样子吗?

反倒是他和白狼马这样的,乃是真心情的男人,不像有些男人来了这里还遮遮掩掩的,十足的伪君子。

黑油正在慢慢的析出来,从这碧柳的肌体上渗出来,也顺着银针慢慢的溢出来。

柳姐一刻不敢离开,时刻关注着碧柳的变化,随时准备上前给她抹掉这些黑油。

不过她也不敢忘记叶楚的嘱咐,还是要等一会儿才行,要析出来一部分黑毒油才能去抹,不能时时去抹。

半个时辰过去后,她赶紧将叶楚给叫醒了。

叶楚拍了拍脑袋问她:“她怎么样了?”

“情况还好,呼吸还平稳,就是元灵现在还不稳定,还没有苏醒。”

“苏醒还没有这么快的。”

叶楚起来看了看这碧柳的情况,对柳姐说:“还需要再换几根银针扎一下,你给她抹了几次了?”

“抹了两次毒油,现在要抹吗?”柳姐问。

叶楚摇头道:“现在先不用,姐你去换盆热水来吧,我给她换一组银针。”

“好。”

柳姐没有多想,赶紧端着这盆脏水离开了,叶楚则是趁她离开,再一次解开这女人的衣裳,又给她重新点了一遍穴位。

原来是这穴位点的力量,只能维持半个时辰,过了之后就得重新点一下。

然后又给她换了一组银针,重新让毒血顺着银针往外溢出来,不过现在这一次,黑毒油溢出的速度明显就比回要慢得多了。

虽说这个碧柳看上去还是昏迷的,不过脸面明显好多了,有一些血色和气泽了。

“楚公子,真是太谢谢您了,晚上的活动我都给您安排好了,晚上您一定好好享用。”

柳姐对叶楚感激不尽,只能是给叶楚安排的女人,让叶楚享用了。

“呵呵,柳姐太客气了。”

叶楚笑了笑,对她说:“姐你晚上不来玩玩?”

“我也能来?”柳姐有些意外

,不免有些心神激荡起来。

叶楚却是坏笑道:“那有什么的嘛,姐你要是有空,你就一起来吧,反正我看大概晚上她差不多也快醒了。”

“哦,那我晚上看吧,如果我有空就过来。”

嘴上这么说,可是这柳姐是巴不得现在就过去呢,但是还是得矜持不是。

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人呀。

“那好,晚上我等你。”

叶楚笑了笑,他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也不嫌弃,反正是出来玩,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玩呀。

何况这柳姐,应该很会玩吧。

...

丹东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乐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吴忠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丹东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乐山牛皮癣医院哪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