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女辞官

2019-06-26 03:29:32 来源: 吉林信息港

进来的正是当今皇上赟启,他今天穿着一身明黄色的袍服,头发高挽,戴着一个黄金打造的金冠,一身的帝王之气。有*意*思*书*院*首*发|“拜见皇上。”殿里人跪下磕头。赟启对她轻柔一笑,“倒是唱的好歌,也难为你了,这么复杂的词也能记得住。”傅遥轻笑,“臣的记忆力一向很好的。”他走向太后,躬身一礼,“儿皇给太后请安。”太后含笑道:“难为皇上还记着哀家的生日,我这把老骨头也算没白活。”“太后说笑了。”“皇上今日得空吗?不如陪哀家看戏吧,南方来的戏班子,唱的可是真好。”“儿皇自然求之不得。”“诸位朝臣偕同女眷也一起去吧。”“遵懿旨。”太后说着已经站起来,牵着皇上的手一同起驾,他们母子俩难得亲近一回,倒让许多人猜测太后和皇上已是同一条心。后宫宫殿华丽高耸,太后金殿位于南北方,西北方向是皇后的寝宫,踏过清池小桥往戏台而去,一路上都是红布覆盖,纷扬着喜气。傅遥跟在后面缓慢步行,她有心事,闷着头也不看路,差点踏进清池之中,还是付云峰瞧见,从后面拽了她一把,才免去了她变成落汤鸡的下场。付云峰皱皱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精神恍惚的?”“没事,没事。”傅遥拍拍胸口,在步步为营的皇宫过是不能失神的。前些时日宫里的工匠就开始搭戏台子,这戏台与平常不同,高一丈见方。宽足有二十几丈,比别的地方的戏台要高得多,也大得多。远远的瞧见,太后不由笑起来,“这么高的戏台还真不多见,这是谁预备的?”“是儿臣。”惠郡王从人群后走出来,对太后叩拜大礼。太后抿嘴一笑。“哟。是惠郡王啊,你躲到人旮旯里都看不见了。”“儿臣怕冲撞了太后,不敢贸然。”“胡说八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冲撞不冲撞的。”“是儿臣不对,原该早跟老祖宗说笑的。”“这才对了。”太后笑着一指,“你来说说。这台子怎么搭这么高?”“这里视野空旷,距离远。搭的太低怕太后看得不舒服,高一点清楚一些。”“倒也是,果然看得清楚了。”太后本就与惠郡王沾亲,自也热络些。两人说着话便也落了座。皇上坐在太后左侧,惠郡王坐右侧,倒把皇后挤到了一边。老太太一只手牵着一个儿子,看似母慈子孝。却让人不免有些揣测,太后此举是何意,惠郡王何时能和皇上平起平坐了?赟启好似没看见一般,嘴角淡淡的扬起一抹笑,倒是皇后颇不满意,想巴结着和太后说句话,也够不着。她原本掌权之时对太后很不礼貌,现在娘家倒了,在宫中失了势,也难怪谁都不爱搭理她了。这会儿戏也开锣了,唱的是大闹天空,太后平日喜欢清静,可看戏还是愿看热闹的,尤其是今天寿辰,普天同庆,连点了几出戏都是热闹的。惠郡王还亲自上台唱了几句,来了一个彩衣娱亲,太后看得甚是高兴,不时的发出阵阵笑声。连赞惠郡王好个用心,好个孝顺。赟启忽然站起来,“太后,朕还有些要事需要处理,就不陪太后看戏了,一会儿开了宴,再陪太后用膳。”太后摆摆手,“知道皇上忙,就先走吧。”“是,儿皇告退。”赟启施了礼,匆匆退去。走过傅遥身边时轻轻咳嗽一声。傅遥知道这是让她跟着,便从人群里悄悄退出来,跟着皇上去了。赟启走到僻静之处停下脚步,看她还在远处站着,对她招了招手。傅遥走过去,“皇上叫臣下做什么?”赟启问道:“你的病好了吗?朕这些日子一直不敢出宫,都没去看过你,只是听宦官回来报,你伤的挺重的。”“还好吧。”“那一日你怎么突然跑了?”他低声问着,神情中有一丝焦躁。“你担心我吗?”“我当然担心,这次回来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是遇到什么事了?还是别的什么?”他的眼神太敏锐,让人无所适从,傅遥忽然不想跟他谈论这个话题,呐呐道:“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走一步了。”她转就走,被赟启一把抓住,“你要去哪儿?”“头晕。”她低头靠在他身上,赟启只觉手心里被塞了一样东西,他心中一动,关切道:“你不舒服,就跟朕去歇歇吧。”“不必了,臣这是宿疾,一会儿就好,臣告退。”她匆匆离开,跑得比上一次还快。赟启望着她的背影,不由扬了扬嘴角,他倒不知道她还有这样的宿疾呢。握了握手中的东西,看来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出乎人的预料了,居然把傅遥都牵进来了,这是在考验他的耐心吗?他转身要走,忽然旁边的灌木丛有一声轻响,他低喝一声,“是谁?”一个小宦官从灌木中爬出来,磕头如捣蒜,“是奴才,奴才小贵子。”赟启皱皱眉,“你在那儿干什么?”“奴才,奴才在清扫杂草和落叶,奴才不是有意打扰皇上的,请皇上恕罪。”他手里拿着一把扫帚,以示自己所言不虚。“你都听到什么?”“奴才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你下去吧。”“是,是。”见他爬着走了,赟启眼神一冷,自己走到哪儿都有眼睛盯着,这皇帝做的还真是闷气。他们想盯是吧,他就叫他们盯个够,且看谁能笑到。傅遥匆匆跑走,刚转过一片灌木丛,忽然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跳出来。她就像一只兔子一样跳到她身前,是个人都该吓一跳的,傅遥象征性的张了张嘴,“你是谁?要干什么?”那女子抿嘴冷笑,“我就是想提醒你,别忘了咱们的正事,今夜子时之前必须事成。”“外臣是不能留在宫内的。”“那你尽快完成,现在就回去,皇上想必会很乐意看见你。”她说话时语气相当强硬。傅遥撇撇嘴,“你一个小丫头,这么凶巴巴的,小心嫁不出去。”那女子脸色顿变,她哈哈一笑,转身走了,一个乳臭味干的毛丫头居然敢命令起她来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该做什么她心里有数,用不着别人指手画脚的。这会儿戏台上还在呜呜丫丫的唱着,太后余兴未减,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看着戏,眼看着过午了,也没提摆驾的事。她是高兴了,只可怜了他们这些跟着的大臣们,一个个站的脚后跟都疼。傅遥站回原处,付云峰看见她,低声问:“你去哪儿?”她也小声道:“嫌闷气,四处走走。”付云峰没再说什么,这人胆大一向是出了名的,太后面前也敢随处乱走。太后的戏瘾一个时辰后还浓浓的,还是在皇后的提醒下才想起后面几十号人没吃饭呢。她道:“行了,今天就唱到这儿吧,我也乏了,皇后,你带着嫔妃、公主、郡主的去用膳吧。“尊母后懿旨。”太后又道:“普公公,你去看看皇上那边怎么样。”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太监应声去了,他是太后身边的老人,从一入宫就跟着太后了。太后也是乏了,自回安宁宫休息,宫中的宴会她一向不参加的。皇后也带着女眷们去用膳,今日皇宫大宴,许多处都开了宴席。等她们走后,宗亲、大臣们也随着下去,到吉祥殿,那里是专门宴会公卿的地方。傅遥任过一任总督,这殿门也迈过不止一次了,在宫里的吃饭没什么好处,不能随便说话,不能四处乱看,更不能打嗝放屁吧唧,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备不住别人会说什么你感兴趣的话,还得警惕皇上突然想起你,问一些让你不知所错的话。一顿饭吃得满心的憋屈。先皇在世时她就闹过一次笑话,有一次她太专注啃着一只螃蟹,先皇突然问了句,“傅爱卿,你怎么看这个?”她嗦嗦手指头,“螃蟹很好吃,就是水分大了,再加点葱花、姜子会更好。”当时满殿皆是笑声,后来她才搞明白皇上问的是和煌国和亲的事,而她说的却是螃蟹。也幸亏皇上没治她的罪,否则打个二十大板都不屈。她今天心情不好,自然专找犄角旮旯的地方坐,看那儿有根柱子正能挡住脸,便坐了过去。一转头忽然瞧见惠郡王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不由一怔,“王爷怎么坐在这儿了?”这些位置都是按品级排的,皇亲的位置自是离皇上近的,惠郡王微微一笑,“本王近肠胃不好,不能喝酒,诚亲王是个酒鬼,若是让他逮着了,还不喝死本王。”傅遥哈哈一笑,这位王爷还真是淡泊名利,别人都巴不得坐到前面好跟掌权的多亲近亲近。可这么做,未免让人觉得太着痕迹。不一会儿人就坐满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官员坐在她旁边,对她温和一笑,“傅大人安好。”傅遥回以一笑,这人她并不认识,满朝官员认识她的不少,但有很多她却不认识。(未完待续)

定西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临沂哪家专科医院牛皮癣好
襄樊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