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灵秘事

2019-06-26 02:57:45 来源: 吉林信息港

百度搜索<有*意&书#院/ 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哼,老子就是要吃。张俊和江念水也上去帮忙收拾一些东西,我一个人干站着有些不好意思,就把身边的黄纸揉搓起来试着做成纸钱的模样,以前在家看我爷爷这么干过,貌似没什么难度的。我干的起劲,黄纸在我手上扭曲变形着,七杀看了我一眼马上停下手中的活把我手上的纸抢了过去。“你干嘛啊!”我兀自弄得高兴,抬头对上七杀那张老脸,随即大叫。“小王八蛋!不会弄就别瞎折腾!这都是有用的!”我印象中这是七杀次这么骂人,我呆呆的把他看着,一时语塞。“你现在的脾气倒是有些改进啊。要是当年,你恐怕要打人了吧。”圆通和尚在一边看到这一幕嘿嘿的笑着,七杀没有再说什么拿着黄纸又回到了和圆通和尚一起。我心里郁闷,找些事做都不让老子干,老东西嫌老子碍事。好,本大爷乐得自在,我出去,你们就在这干吧,我日。我闷着头走出了大殿,刚好碰见了回来的三两和二钱,二钱怀中抱着圆通大师刚才交给他的罐子,神色匆匆。他们朝我打了招呼急急忙忙就进了大雄宝殿,我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没有理他们,下了台阶穿过走廊就回到厢房睡觉。亏我今天起得这么早,什么忙都不用我帮,早知这样我就睡到中午好了。——————“师傅,鸡蛋准备好了。”二钱将那个罐子递给圆通和尚说道,圆通和尚打开罐子,里面满满的都是鸡蛋,他拿起一个看了看“都是土鸡蛋吧?”“是的,全都是周边居民家自己养的土鸡生的蛋。”三两凑到前面说道。“嗯,很好,你们把罐子拿到厨房,让他们就着罐子把鸡蛋蒸熟,记住要放在罐子里蒸,不要拿出来。”三两和二钱答应了一声就抱着罐子向厨房而去,圆通和七杀继续摆弄着那些玩意,过了一会儿七杀指着老姐和江念水“你们两个女的也去厨房帮忙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老姐他们走后,七杀用黄纸撕了一个小人,又用朱砂在上面写了些什么东西,然后交给小王“张俊,你把这个放在九闲的头下,去吧。”小王接过纸人出了大殿急匆匆向停放九闲尸身的房间走去。我躺在这潮气很重的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透过窗户看见那个人影,看身形应该是小王。我忙从床上爬起把他叫住“王!!”,窗外那个人影停了下来,我打开门朝他走了过去。“你干嘛去?”小王把那个黄纸小人那在我面前晃了晃,朝我嘻嘻的笑着。“笑个屁呀!这是要干什么?”“师傅让我把这个——放到九闲的头下。”小王古怪的朝我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吧,你知道尸体放在哪儿?”“当然,跟我走吧。”“把那个纸人给我瞧瞧撒。”我从小王手上夺过纸人仔细打量着,挺有趣的。纸人做的很粗糙,我觉得我撕的都比这个好,我把纸人翻过来,纸人背面写着几个红色的字,字迹潦草,“乙丑,壬午,壬辰,庚子,海中金,长流水,壁上土.....”。应该是九闲的生辰八字没错,还有一些字写的太过潦草,不能认清。小王一把抢过纸人“小心点,弄坏了。”“妈的,你和那个老东西都一个样。”我不屑的哼哼。吱呀一声,张俊推开了西边厢房的那扇木门,一股酸腐之气扑面而来,两张长凳上架着一个棺材。棺材底下燃着一支白蜡烛,火焰摇曳着,像是在跳舞一般,小王走到棺材旁边朝我招了招手,我走了过去。我们俩一人扶着棺材一头,慢慢将棺材盖揭开,里面躺着的人渐渐显现出来,现在仔细看九闲发现他长得蛮英俊的,可惜英年早逝啊。小王将手伸入棺材一只手抄到九闲脑后将他脑袋高高抬起,一只手拿出纸人放在了后面然后将手抽出。“完了?”“完了。”小王拍拍手说道。做好一切后,小王又去找老和尚了,我没事干就到处乱逛,不由地就来到了天井,我抬头看着天上白白的云,它们正缓慢的飘。人有时候也像云吧,都是在漂泊,云会消散,人会死亡,就像九闲。云究竟要飘到哪里才会停止,你看见过吗?五观堂传来了饭菜的香味,那是寺庙的厨房,沿着这香味我走了过去,里面全是忙碌的身影,江念水和老姐竟然也都在。“哈哈,你们是不是也碍手碍脚了?”“到处鬼混,你就不能安分点?”老姐蹲在地上淘米,接了一盆淘米水让我出去倒掉。不过半个时辰,圆通和尚来了,他在厨房里四处看了看随即问道“都差不多了吧?”二钱放下手中的柴火站出来“米还要一会儿才能蒸好。”“尽快。”圆通和尚点点头踏步出去。我四处转悠,看见了刚才二钱抱的那个罐子,我过去揭开盖子,里面白烟冒出顿时什么都看不清了,将眼镜取下上面全是水蒸气,我忙擦干净。看样子是熟透了啊这些鸡蛋,我心里想着,伸手就去拿,一个白细的胳膊却伸过来将我的手打掉。我正要发怒,转头却是江念水,“干什么啊?”“这个你不能吃。”江念水解下围裙朝我说道,“有这么多,我现在吃一个怎么了,吃得完吗你们?”“你过来”,我把头凑过去,江念水在我耳边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不是给人吃的....”我顿时没了胃口,悻悻将盖子放回去盖好,算了,不能跟那些东西抢。见我表情,江念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次见她这样,平日里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我忍不住多看了会。“看什么看!我说的是真的。”江念水突然又拉下脸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真是变化多端,还是人格分裂?圆通和尚传人来说,所有人都去齐珊堂,法事要开始了,大家都急急忙忙赶了过去。来到齐珊堂,九闲和尚的棺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放在这里了,棺材正朝着大门,供桌上摆了很多香烛水果。棺材底下仍旧是一支白蜡烛,火焰在悠悠的飘动,屋里摆放了几张八仙桌,僧人正忙着往上摆菜肴。老东西和圆通和尚正站在棺材侧手边,老东西从屋子角落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给我,让我送去厨房,把它靠在锅灶烟囱附近。我接过一看,是个细竹竿扎成的小梯子,外面用白纸包裹,这个东西我知道,大概是“天梯”吧,是希望死者能升入天堂。奇怪了,这老东西怎么突然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搞砸了吗,这其中难道有什么猫腻?虽然这样想,我还是向五观堂走去,毕竟不能让老和尚看不起啊。这个梯子轻得很,我一只手拿着还是感觉轻飘飘的,没一会儿我就到了五观堂,里面什么人都没有了,饭菜也没有了,那只罐子也被人拿走了。妈的,到底还是不相信我。我走到锅灶跟前,将梯子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烟囱附近,查看一切都没有问题了,我折身回齐珊堂。七杀和尚拿了三只碗,将米饭倒扣在三只碗里,然后点了几根香朝着棺材拜了拜插入了前面那个小香炉中,其他人跟着后面烧香祭拜。“你来的正好,梯子放好了吧,过来烧香。”七杀指着我说道,“放好了。”我点燃几根香学着拜了拜。圆通和尚拿出先前做的竹竿小旗,插了一根在大门边上,然后走到屋子中央烧了一些纸钱,把那个装满鸡蛋的罐子放在了屋里显眼的位置————棺材盖上。那堆纸钱在我们面前慢慢烧成了灰烬,圆通和尚转过身对着三两和二钱说道“把草木灰拿来。”圆通和尚走到屋子里面开始慢慢的泼洒草木灰,一层层的覆盖,一丁点空白角落也不放过,他慢慢的退后,我们也渐渐退出了门外。圆通和尚一步一退,过了一会儿,他也退到了门外,他将大门合上,然后用钥匙锁住。“去五观堂。”圆通和尚说道,跨步向厨房方向走去,我们一一跟在后面。年岁虚长到如今我确实还没见过有人做头七,所以对一切都感到很新鲜。圆通和尚推开五观堂大门,走了进去,又如出一辙的在整个厨房里播撒草木灰,我们都自觉的退到了门外。圆通和尚撒到了锅灶附近,在烟囱处多撒了几层草木灰,明显比其他地方要厚得多。良久,圆通和尚终于从屋里退了出来,他将门锁上转过身朝大家说道“大家都很饿了吧,请跟我去偏房吃饭。”圆通和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家都欢呼雀跃,老东西在一旁把我们看着,笑着笑摇了摇头。

四川治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聊城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台州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