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伤害只是为了爱二

2019-07-10 02:51:11 来源: 吉林信息港

有一种伤害,只是为了爱(二)

由于我在家也出海捕鱼,体力活对我来说不算是难题,我每天都卖命在工地上干活,那时候,每天吃俩餐,都是土豆白菜,速度慢的话,还抢不到菜,吃不饱,晚上休息的时候,工友们都几十个人围在一起打牌消遣,虽然打的小,但我从来不沾边,我来深圳后,也开始戒了烟,我算了,如果按照我这么节省下来,一年也会赚个万儿八千的回家,晚上,我就会爬在床上给小红写信,打太浪费钱了,我坚持写信告诉他我的情况,工友们总是会在这个时候拿我开唰“哎呀,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吖,该不会是写个小情人的吧!”说完,哄堂大笑,这时候,我总是会沉默,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就让他们笑吧!只要能存钱就行。

五月,小红回信说,她有了我们的孩子,我可高兴坏了,那天我破天荒的喝了一瓶二块五的龙八啤酒,我见一个工友就说一次,直到他们当我神经病看待为止,中旬,包工头给我发了次工资,发工资的时候他说:“小山,你是个能拼能做的小伙子,我就喜欢你这种勤快的人,努力做,小伙子,你会有出息的”我握着白花花的百元票子,心里的那个激动啊,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我马上跑到邮局寄给了小红,我还告诉他,现在有了孩子,应该多吃,少做事,照顾好身体重要,我现在工资还算稳定,只要努力做,年底一定不会差“。

可是沿海地区,一到夏天就喜欢没完没了的下雨,有时候一个星期会只有俩天能上工,我开始着急起来了,依照这种状况下去,怕是要等到秋天才会好点了,可是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我不能让自己停下来,我就买了几把刷子,自己利用工地上的废木版做了个擦鞋的盒子,下雨天的时候,我就去火车站的天桥下摆档擦鞋,一块钱一双,一天下来,也能挣个十块八块的。

十二月的时候,小红写信告诉我,要我结了工资回去,孩子要出生了,一年都没回去,也应该回去看望下母亲和年迈的阿公阿嬷了,结尾上她很想我,我也想家了,所以找包工头结算了三个月的工资,走的时候,包工头还一再叮嘱我,明天开春,一定要过来继续做,现如今,像我这么能做老实的人很难找了,我满口答应了,我拿了一百块给小红买了件时髦点的衣服,给母亲,阿公阿嬷买了些饼干罐头之类的,就坐上了公共汽车回家,十二个小时的路程,我一眼都没闭,我想着家乡的妻子,就满心激动。

小红在村口等我,顶着个大肚子,用围巾包住了头,我下车的时候,还差点没认出来,当她叫我的时候,我望着眼前一年变的憔悴的妻子,丢掉行李,抱着她就大哭,将这一年的思念,全部用眼泪表达出来,晚上,抱着小红的身子,觉得这一年来,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她将我的手放在她隆起的肚子里,让我感受孩子的蠕动,我可兴奋了,顿时一种做人父的自豪感油然而升,但我知道,这就意味着,我更应该努力赚钱了。

十二月二十四,我的个女儿出生了,由于小红身体瘦弱盆骨狭窄,婴儿个头过大,造成难产,小红在手术室里呆了整整一夜,天破晓的时候,才听到一声孩子的哭声,护士推开门,告诉我“恭喜,是个千金,母子平安,等医生清理完毕,你就可以进去见她们了”。我高兴的在医院的走廊里蹦起来,当小红被推出房间门的时候,一脸煞白,汗水打湿了她所有的头发,热气还从她脑顶冒出,我马上将准备好的帽子给她带上,母亲说,月子怕就是感冒,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小红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小山,对不起,我没能耐,没给你生个儿子”说完,委屈的抽泣起来,我也顿时红了眼圈,我温柔的在小红耳边说“不怕,我们明年努力点,争取生个儿子”说完,小红扑哧的笑了。

过完年,我又走了,为了小红和孩子,我必须出去赚钱,走的时候,孩子满月了,小红要我给她取名字,我想了很久,就叫“念想”吧!,这代表我们这一年来是多么的想念对方,小红坐在床上正给孩子喂奶,她抬过望了我一眼,说那也行,谁叫我们穷了,一句话说到我们的辛酸处了,我和小红又红了眼圈。这次走的时候,没要小红送丽江三甲医院治疗癫痫费用,因为孩子还小,不能出去吹风。我告诉小红,我会坚持写信回来,要她在家不要太操劳,照顾好她自己,抱了抱孩子,就狠起心拿起行李迈出了家门。

九七年八月的一天,老板突然叫我到他办公室去,我在老板门前伫立了很久,我心里有千万个声音在说话,我是做错什么了吗?还是我得罪了老板什么,冒着是死也试的心态敲响了老板的门,那天,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说了很多话,我只听清楚了俩句“我们公司在广州包了个大厦,你也跟着我这么多年了,你的努力我是看在眼里的,你的能力也是有的,所以我想你去广州负责这个工程,你有什么意见吗”,我瞪大眼睛望着面前微笑的老板,我在这个给我机会的男人面前哭了,我终于熬出头了。我用九十度的弧度低头像老板致意感谢。

我和小红就这样一直分离着,我每一年就回去一次,三年了,我开始又一名小工升上了带班,钱也挣的多了点,我给家里也安了个,方便我们联系,终于脱节了写信的时代,我女儿也三岁了,开始叫人说话了,每次回家都望着小红一点点的苍老,孩子一点点的长大,孩子望着陌生的我,赶紧往她妈妈背后躲,可是我和小红的关系也开始改变了,每次打回去的时候,她的态度开始变的不冷不热,有时候还不耐烦的挂掉,七月,我抽时间回去了一趟,家里的气氛明显的发生了变化,小红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热情,每天都是愁眉苦脸的,对着我也没几句话说,我问母亲,母亲也只是摇头,她们好象有个共同的秘密,全家人,只有我和三岁的女儿变成了局外人,我也检讨自己,是不是小红厌倦了俩地分离的日子,于是,我就趁着吃晚饭的时间,当着全家人的面说“小红,现在我条件好些了,你和念想跟着我去广州吧!家里我请保姆照顾,”说完,抬头看了一眼,全家人都在吃饭,没一个人吭声,小红更是只顾往念想嘴里喂饭,完全好象没听见我的话,我都满腹辛酸,只有等我夜天人静的时候,自己安慰自己。

三天后,工地上出了一起事故,我又背上行李回广州了,我一直没多想,我觉得可能是小红在家这么多年,累的。广州的这次工程,让我赚了三十多万,我过年回家的时候,将钱全部交过了小红,我告诉她,家里现在有钱了,可以建个新的房子了,这次,小红笑了,晚上的时候,小红告诉我,她说去姐妹家打牌,晚上可能晚点回来,不用等门,我抱着女儿大声说好,这么多年她也是辛苦了,出去轻松下是应该的,出门的时候,她只穿了件红色的毛线外套,十二点多的时候,外面起了风,我担心她会冷,就哄睡了女儿,去本村的她姐妹家找她,可是她们家告诉我,小红根本就没来过,她们的眼神里闪出一丝异样,张了张嘴,什么没说就关门了,那晚,我发疯似的在整个村寻找,挨家挨户的敲门,半夜,我满是焦急的回到家时,母亲坐在我们床上,怀里抱着刚哭过的念想,她头也没抬的说“别找了,她怕是不回来了……”我望着灯光下满头白发的母亲,仿佛她知道这一切就会发生一样,我努力的压底嗓音“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小山,你走的第二年,村里的二强回来了,他看你长年不在家,就对小红起了歹念,她们很快就勾搭在一起了,这件事,全村人都知道,只是我们怕你受到伤害,我们一直没对你说,儿啊,放她走吧!一切都变了,小红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红了。”母亲说完,哭着抱着孩子出去了。

要我怎么相信这一切,我没有发疯,我平静的坐了下来,我望着墙上挂着的结婚照片,那时候的小红,满脸笑容的依靠在我身上,我想起小红和我说过的所有话,小红的所有表情,我都努力回想,我是那里做错了,还是老天要故意惩罚我。为什么要让我得到一样,失去一样,如果早知道这个结婚,我宁愿一辈子在这和小红挨穷,我将墙上的照片取了下来,放在了箱子底,我将小红的所有衣物都仔细成女懂性后避孕整齐的装在箱子里,我告诉自己,只要她回来,我还可以原谅她,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小红离开的这二个月里,我学会了抽烟,我学会了酗酒,我痛苦的到处拖人打听她的小落,二月十五,母亲打给我,她说“小红回家了。”我丢掉工地上所有的活,当夜就包车回了老家,当我在家的二楼阳台看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倦缩在地板上,头发凌乱的披撒在身上,我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边,我用手轻轻拍了下她的肩,她神经制的弹坐了起来,赶紧跪在地下向我哭诉,她说她再也没这样了,这一切都是她糊涂放下的错误,她和二强准备拿修房子的三十万去深圳大发一笔,没想到,二强好吃懒做,嫖赌饮吹,很快,那三十万就被他挥霍干净了,后来没钱了,就打小红,小红实在是没办法了,她就又跑回来了。望着眼前这个深爱的女人,我一点恨意都没有,我赶紧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轻手抚摩她的身子,“小红,没事了,到家了。”这次,我在家呆了整整一个星期,小红又变红了以前的勤快摸样,我们的关系好象又恢复到了从前。

五月的时候,我的工程开始紧张起来,我又没时间回家了,但小红却又变了,她每个月都差不多要用一万多块,她说,打麻将输了,现在我也有钱了,小红为家辛苦了这么久,享受也是应该的,我就一直这么不停的给她寄钱,七月中旬的时候,小红又打来,她说这次要寄多点,我说,这样吧,我这几天刚好有时间,我就送回去给你吧!我感觉到她很不情愿的答应,就便马上挂了。

当晚,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就自己开车回去了,到家的时候,才早上五点多,当我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床前多了双男人拖鞋,我心里紧张了起来,我在心里默念,千万别发现我不想看到的一幕,当我拉开帐子的时候,看到二强和小红抱在一起睡觉,我整个人崩溃了,小红醒了,看到了我,惊叫了起来,我发疯似的跑去弄堂,拿起砍柴的斧子冲回房间就朝穿衣服的二强头顶砍了下去,他的身子在一束血光冲天的同时,脑袋也落在地板上,小红已经吓的哭不出声了,我拖着满是鲜血的斧子,我望着夕日和我轻梅竹马,同甘共苦的小红,我闭起眼睛,砍了下去,她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人头落地了。

这时候,我想起了隔壁房间的念想,母亲,阿公,阿嬷,我坐在床上抽了支烟,我想,如果我死了,他们怎么活下去,不行,要死,我们必须一起死,这样谁都不受罪,当我抽完支烟的时候。就拖着斧子去了其他的几个房间,分别砍了睡梦中的母亲,年幼的念想,八十多岁高龄的阿公,阿嬷,窗外鸡鸣,叫醒了我的思想,我望着房子里鲜血,尸体,我丢掉斧头跑了,疯狂的跑,我像个神经病一样的,朝着车站跑去,我坐上了往北的火车,一直不停的逃亡,我一直有个心结,为什么一家人都要骗我。

在这一年的逃亡时间里,我日夜思念小红,我就是望不了她,我害死了全家,我是个病态狂魔鬼。他说完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经是泪流满面,他用手不停的捶打桌面,我的老友老板娘想过来阻止,我用手适意她不要过来,她用手在耳边比画着打的动作,我皱起眉头摇了摇头。

我伸出手握住他捶打的手,我用温情告诉他“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抬起头紧紧的盯着我,虽然眼神没一丝恶意,但我心里还是狂跳起来,如果他现在心魔分分钟要了我的命,但我还是装着一脸平静,我这是第二次遇到这种杀人犯了,面前坐着的这个小山,他也是因为看报纸,我帮助了一个逃犯自首,他才找上了我。

我望了一眼桌面的时钟,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也就是说,我们俩个在这个同样的位置坐了整整七个小时了,我问他“饿了吧!我们点餐吃好吗?他摇了摇头,如负事重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站了起来,低着头朝我致礼,我吃惊的站起来,扶助了他的肩,我说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一个七尺男儿在我面前鞠躬,他说,谢谢你!我现在已经完全释然了,你打吧!我也该走了,也许今晚我会睡个好觉的”。

“我陪你吃完这餐饭在走吧!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请你,”我微笑着对他说。

“不用了,真的,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说完,坚持的眼神望着我,轮不到我半点多词。

我拿起了桌上的,递给了他“你自牛皮癣患者夏天食谱己打,我打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笑了,这是他七个小时来次笑,虽然我看的出是自嘲的,但我也心安了。

我们俩个沉默了起来,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就打给我,但我说不出口,我怕再任何一句话刺激到他,当警察出现在我们身后的时候,他从带子里拿出一张照片,他递给我的时候,拉着我的手,使劲的将照片放在我手里,他哽咽的说“明天……明天上报纸的时候,就登这张照片吧!我们一家也很快可以团聚了”我接过照片,使劲的点头,点头。

我从他出了门口,天空飘起了细雨,给这个城市的冬天增加了一丝寒意,他临上车的时候,还回头望了我一眼,我朝他挥手,他笑,他的笑容里曾经的幸福,有今生的眷恋,有深刻的悔恨,有看穿世尘的解脱。[1][2]

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衢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上饶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