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小小说土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4:35:11 来源: 吉林信息港

三里湾村发生了5起强奸案。案件一直未破,弄得三里湾村人人心慌慌。一到晚上,通往三里湾村的公路变得阴森恐怖起来,女人们从此再也不敢夜走这段色魔出没的路段。  杏花是在省城的电视新闻里知道这件事的。因为此案发生在自己村里,便关注起来。一个月以前,因业务忙顾不得回家。她给儿子买了一件白底兰格子夏衣,寄回了家里。她想儿子穿了这件白底兰格子夏衣一定很帅很欢喜。杏花没有女儿,她关注这件事是因为受害者都是女人。她渴望尽快获悉色魔抓获的新闻。但日子一天天过去,案件仍是扑溯迷离,警方仍一无所获。  业务终于不再那么多了,杏花回家的念头也从脑海里乗机钻出来。她与丈夫自从生下儿子之后,一直在外打拼,与儿子常常是聚少离多。十八岁的儿子已学会了抽烟,但并没有其它不良嗜好。每次回家都规规矩矩听话。  杏花在车站下车时已是夜幕四合。车站离村里还有五里路。因为没有通往村里的公交车,只好徒步行走。当她走了一里多路的时候,她才忽然想起这是那条色魔曾经出没的路,心里陡生出些许恐惧。她看了眼天空中稀少的星光,又看了看公路两旁黑黝黝的树木。树叶儿在风中吹着低低的口哨,空气中弥漫着大雨过后潮湿的气息。一声声蝈蝈的鸣叫声此起彼伏。这充满情趣的乡夜是她曾经熟悉的,还有这段通往村里的公路也是熟悉的。特别是这段公路曾印记着她的初恋。她的次是在这段公路上的一个夜晚,奉献给了自己的丈夫,也是那一次怀上了自己的儿子。这是通往自己村里的路,她想返回去。但当这段熟悉的记忆驱赶了她陡生的恐惧之后,又陡生了一丝侥幸——色魔是不会这么巧出现的。于是她坚定地迈动了迟疑的脚步。  天变得阴沉起来,天空中稀有的几颗星星也不知道躲到了那里,夜色变得越来越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静寂的连风吹树叶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杏花的心里又开始忐忑起来。她不敢去看路两边黑黝黝的树木,急匆匆地迈动双脚,以期尽快走出这段令她又惊又怕的路。  这时在她前面的不远处,一个黑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刚想大喊,嘴却被一只滑润的手从背后给捂住,眼睛也随之被一块黑布蒙住。从脚步声里,她听出是两个人。她知道自己遇上了色魔。等他两人把自己身上的钱摸去之后,曾希望他们放过她。但他两人还是把她惬持到一棵大树下。她想抗争,但那是徒劳的。她曾在一期杂志上读到这样一件事:一个女职员在下班路上遇到一男子抢劫了她的钱,还要强奸她。女职员没有反抗,还提出让那男子使用避孕套。说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避孕套是女职员从自己包里取出交给男人的。因此女职员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她没有做一个烈女,而是选择了自己生命的权力。事后她报了案,案件却一直未破。杏花知道自己的抗争只能导致生命的危险。为了丈夫,为了儿子她必须活着。  当个男人把杏花压在身下时候,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被男人粗鲁的晃动脱落出一道逢隙,虽在暗夜里,杏花还是发现这地方正是自己与丈夫发生次性关系的地方。如今在同一地方却遭到了色魔地凌辱,相同的地方,不同的感受,杏花屈辱的泪水从眼睫里爬出来。  杏花想看清色魔的面相,但他们都蒙了黑丝布,看不清。在色魔疯狂地肆虐中,一种复仇的火焰升腾。她必须想尽办法抓住色魔的证据。她想用牙咬或者用手抓,让色魔留下些伤痕。但这样只能导致自己的生命受到伤害。  个色魔发泄完后,另一个色魔又扑了上来。这时一辆摩托车耀眼的灯光一闪而过。在这一闪而过的灯光里,杏花透过那道缝隙,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色魔的上衣与自己给儿子买的那件白底兰格子的夏衣一模一样。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升起,但很快又否定。她愤恨地用手紧抓着大雨过后的泥地。一个奇异的想法陡然升起,她把抓起的泥团轻轻地放进了压在自己身上色魔的上衣口袋里。  色魔发泄完兽欲后,丢下杏花隐进了茫茫夜色里。  杏花疲惫地走进家里的时候,已是子夜。她不顾被色魔折磨的劳累,走进儿子的房间。儿子已熟睡。那件自己买的白底兰格子的夏衣挂在衣架上。她用眼看过去,脑子里立刻闪现出晚上那束一闪而过的灯光映现的那件色魔的上衣。是巧合,还是偶然?杏花努力驱赶着那个自己不愿想的结果。但还是走了过去,拿起那间白底兰格子的夏衣返回自己的房间,把手伸进了口袋里,只听“啊”的一声,杏花跌倒在地。  杏花又恨又自责,一夜未眠,当天空露出鱼白肚的时候,杏花拿起了电话,警方从杏花手里取走了那件白底兰格子夏衣,和夏衣口袋里的泥土,一团泥土成了色魔铁的罪证。 共 17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癫痫专科
分析癫痫病的几大主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