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在网上订餐了不希望将来只能吃空

2019-03-21 13:02:47 来源: 吉林信息港

为什么我不在上订餐了:不希望将来只能吃空投的三明治 用App上订餐,由工厂集中制作的食物由送餐员在20分钟内送到你面前,方便又快捷,但是却透露出浓浓的反乌托邦气息。我决定不用它订餐了,因为我不希望在未来只能吃到

我在位于旧金山的一间小办公室里工作,这一年,我的许多顿午餐是在一个叫做 Sprig 的 iPhone App 上解决的。

Sprig 是个做得很漂亮的软件,主页以充满格调的石板为背景,罗列了许多菜单供用户选择,每张图片都是由专业摄影师拍摄的,浏览一遍菜单就感觉是刚刚参加了一场视觉盛宴。在此刻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它上面有凯撒沙拉(11 美元),西兰花佐熏鸡(11 美元),羊肉丸卷饼(11 美元),青柠龙舌兰大虾沙拉(13 美元),以及泡菜拌杂蔬(10 美元)。这里提供的所有食物都是有机的,来源写得清清楚楚,比如说鸡肉来自佩塔卢马。

* * *

有时我会在位于伯克利的家中办公,我尝尝用一个叫作 Josephine 的站订饭吃。

我次点进 Josephine 这个站时它还十分简陋,首页上光秃秃的,它让我输入号以便加入他们的短信名单。现在他们的站内容丰富一些了,但仍然没有出 iPhone App。

Josephine 团队本身不做饭,但是它聚集起了一批家庭厨师来提供菜肴。在此刻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可以从 Oakland 的 Lisa 那买胡萝卜汤(11 美元),或者从 Emeryville 的 Hai 那买越南米粉(13 美元),这些都是今晚可选择的菜谱。而明天,住 Albany 的 Suzie 会提供鸡肉饺子(11 美元),而住 Fruitvale 的 Afiba 会提供蔬菜玉米卷饼(8 美元)。用户可以在 Josephine 里查看未来两周的菜单。Josephine 似乎满足的不是 “我现在很饿” 而是 “我希望我周四能吃 XXX,所以我该早点打算好”。这里的食物图片相对而言显得粗糙一些,描述也都是那些菜肴制作者自己写的,显得很亲切。

* * *

Sprig 把速度作为卖点:从选购到送达,至多仅需 20 分钟,这种极速体验和你在 Seamless 或 GrubHub 上买东西很像。送餐员将你订的饭装起来送到你家门口,你说“谢谢”,关上门,面对这种要吃外卖的生活感到沮丧,然后你继续按流程在上给这份饭打了个五星。

在 Sprig 上订的饭有时会和他们展示在 App 上的精美图片有一些差距:食物会运送过程中冷却受潮变得湿软,分量也没有图片上那么足。总体而言,这些饭的质量也参差不齐,就我的经验来说,有“勉强能吃” 这种档次的,也有非常好吃的。这水准大概和你在一家不错的自助食堂吃饭差不多:比 Kaiser Permanente 要好,但比不上 Facebook 的。

是个人就得吃饭,这是个关系到公众健康的巨大商机,Sprig 借此建立起一个有史以来的自助餐厅。它的野心十分明晰:在每个城市用的食材做丰富的食物,并用快的方式送到客户面前。我似乎可以预见它的未来——有一天,一架无人机从城市的天空下抛下一块羊肉饼。

但 Sprig 和食堂比起来要多一条服务链,不过它并没有提供这些部分的照片。就像亚马逊,大家只是轻轻点击鼠标就能下单买东西,而并不知道电脑前轻轻一击后另一端会发生什么。顾客在 Sprig 里订餐是非常方便的,但厨师和快递员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我们不知道,我们做的仅仅只是按下按钮而已。

Amazon、Sprig 以及许多它们的同类(SpoonRocket, Postmates, Munchery 等等)让我感觉不太好。它们都建立起了非常复杂的服务系统,并将其隐藏在幕后,这种对待人的方式真是有点压抑和反乌托邦。

如果它们不把这个庞大的系统隐匿起来会怎么样呢?

* * *

Josephine 卖的饭不提供送餐服务。

在你预订好的那天,你会收到一条带有地址信息的短信。你骑上你的单车驶向那个地点,在一家钉着 Josephine 小牌子的门前停下,房门是虚掩着的,你轻轻打开它,进入这间房子,有点悄悄摸摸,也有点禁忌的味道。厨房里,你的厨师——或者说是你的邻居,正在做饭。也许你会遇到其他顾客——也可能是你的邻居,也正在等待饭菜出锅。接下来你说嗨,接过你的饭,

为什么我不在网上订餐了不希望将来只能吃空

如果你愿意还可以聊上几句,然后把饭带回家。

这个过程耗费的时间显然超过 20 分钟。

但我能告诉你,你在 Josephine 取餐会收到很暖心的笑容和非常温馨的感觉,我很喜欢这种氛围,而不仅仅是那种冰冷冷的 “似乎该吃饭了” 订餐。而且它向我打开了邻居家的大门,填补了我脑中关于这部分的空白,我终于知道别人家长什么样了,实在是很有趣。

Josephine 里的厨师水平也有高有低。有的很明显是很专业的,就和那些厉害的 Airbnb 房主一样,有的显然没给陌生人做过几次饭。有的会即兴做出精美的菜品,有的则会因为能及时完成一道汤而感到开心。

他们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是你的邻居,他们都做他们的私家菜式,他们都邀请你到他们的家里去。

* * *

Sprig 在 2013 年创立,它的四个创始人都在科技产业做过,这家公司目前已融到 5000 万美元。如今,你可以在旧金山、帕洛奥托、芝加哥(很显然这个地点是为了在全国范围内拓展业务)用它订餐。近 Sprig 已经开始在波士顿、洛杉矶、西雅图、达拉斯还有奥斯汀招人了。

Josephine 在 2014 年创立,它的两位创始人也都曾是科技产业从业者,这个公司目前已融到 60 万美元。Mark Bittman 近加入该公司担任总监。Josephine 上注册的家庭厨师主要在 Oakland 与 Berkeley 区域内。十月,这家公司首次发布了旧金山的可选菜单截至到我写这篇文章之时,旧金山有 3 个家庭厨师。

如果 Sprig 就像 Amazon 那样走不太有人情味地路线发展壮大,那 Josephine 的境况相较之下就没那么乐观了。它需要更多的厨师,而且不是很简单就能招到的,随缘的成分要大得多。

* * *

当下,我们生活在一个工业和基础设施都正被重新塑造的大环境里。我们有去认真做每一个选择,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我们依旧应该问问自己:这是我们想要生活的环境吗?这是适合人类生活的环境吗?

Sprig 这种类型的公司将一件事做得很专业,他们集中所有力量来建立一个庞大的食物中心,其中的机制是不可见的,而每一个工人都像零件一样可以轻松替换。

有 Sprig 这样的公司,我们可以想象到将来世界上不再有厨师而只有这样的食物工厂的场面。

Josephine 的注意力则显得分散多了。它的目标是建立一个致密的络,让邻里间的做菜高手们社区化。它的机制是公开的。它依赖每个厨师自己独特的品味与手艺。

如果 Josephine 走到了,那么在那个世界里,大概许多人都不会做饭,而有一拨人的厨艺则特别高超。不管是不会做饭还是擅长做饭的人,都很享受这样的结果。我们在吃着辣椒肉馅玉米卷饼,在大街上相遇。

Josephine 是很有前景的,它的未来不是只存在于乌托邦里的一个幻想。湾区东部已经向我们展现了 Josephine 的潜力。我们的邻居里隐藏了许多大厨,以及许多有潜力的准大厨,Josephine 并不缺群众根基。

做出选择的是我们自己,于是我不再在 Sprig 上订餐了,因为我不想创造一个只能吃到空投的鸡肉三明治的未来。

每隔一阵子我都会打开 Josephine 页面,看看近街坊邻居都在做什么吃的,菜单里的食物依然很棒,至少也充满温馨的味道。但是,未来是属于市场的,谁知道它还能活多久呢。

* 文章来源:theatlantic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radiodog 编译,首发于 TECH2IPO / 创见() 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