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翔九霄 第一百七十九章 康大师

2020-01-18 15:46:47 来源: 吉林信息港

傲翔九霄 第一百七十九章 康大师

天很快黑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鹰翔仍然心有余悸。

或许是劫后余生吧,今天的大厨慷慨了不少,没再拿剩饭剩菜对付而是新做了饭菜。

鹰翔难得遇到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大快朵颐。

鹰翔正吃的开心,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巨响,是甲板上传来的声音,他愣了一下然后继续低头夹菜。

“怎么了?”沈涵倒是很好奇,把筷子一丢就想出去看热闹。

“先吃饭,现在外面不一定安全,吃完再出去。”鹰翔低着头淡定吃着米饭。

沈涵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自己这等低微实力还是不要随便乱凑热闹的好。

喝完最后一口汤,鹰翔擦了擦嘴道:“走吧,上去瞧瞧热闹。”

沈涵早就等不及了,筷子一丢当先跑出去。

甲板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不过都在外围,并没有危险紧张的氛围。

鹰翔一眼就注意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天阶剑客身材修长抱剑而立,地下躺着一个黑衣尸体,一个老者正低头查看。

听人群的讨论,应该是船里还躲着一个劫匪,不知用什么方法瞒过了大家严密的搜索。

这家伙想趁着夜黑风高偷偷离开,没想到撞上了防护大阵,结果很凄惨。

“如何?”肖峰抱剑而立,脸上表情一如往常冰冷。

天阶供奉冯老检查了一番摇了摇头道:“身上没有任何可供查证的东西,他们早有准备,没有任何线索。”

肖峰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身为杀手身上有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证物才是怪事。

他淡淡的道:“这家伙死的太快了,我们一听到异动就赶出来,可惜还是赶不及。”

冯老道:“真是没想到,康大师随手刻画组合出来的防护大阵居然这么厉害,这家伙可是黄阶修为,却还是被活活震死了。”

肖峰看了一眼大船外透明的防护大阵道:“康大师果然不愧为久负盛名的灵阵大师,本事了得。

这船上材料和元石有限,康大师却依然能够片刻间弄出这个玄阶以下攻不破的大阵。

我们一时疏忽没有用神识仔细检查整艘船,这家伙藏起来躲到现在也算是很有耐心。

晚上甲板上没什么人,这家伙得意忘形使了最快的速度冲出去。”

冯老道:“人算不如天算,这防护大阵就算我们事先也没料到真能成功。

这家伙太冲动了,以最快的速度往外冲,没想到正撞了个瓷实,死的倒也干脆。”

肖峰闭上眼睛道:“我用神识查看一下,看还有没有漏之鱼。”

天阶巅峰的强大神识展开,顿时船上所有人身体都是一阵僵硬,感觉到一道穿透力极强的目光把自己浑身上下探查了一遍。

鹰翔自然也是感觉到了,一想到玉牌空间的秘密下意识的心里跳的厉害,生怕这位天阶高手看出什么来。

幸运的是天阶剑客的神识只是在鹰翔身上扫过,并没有多做关注。

当神识扫到其中一个房间时,居然没能穿透房间,那是康大师的房间,周围有奇异的灵阵图发挥作用隔绝神识的探查。

仔细探查了整艘船,并没有其他黑衣人躲藏,看来刚刚死去的那个黑衣人是最后一只漏之鱼。

正在这时,封闭的舱门拉开,康大师一身宽大青衣长袍拾级而上,一步一步走上甲板。

他浑身的气息内敛好似一个全然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但他身躯挺直,一步一步走来竟然让所有人心神颤动,不自觉让开路来。

鹰翔打量着这个身材偏瘦、头发花白的老人,仔细一看他眼角有皱纹已经不年轻,但他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颌下一缕长须,五官端正。

双鬓的斑白却显得沧桑,他的眉毛很浓,眼睛很明亮,看得出来年轻时候定然是个英俊的美男子。

即使康大师的头发花白,但他精气神却像个年轻人。

康大师步伐稳健腰杆挺的很直,气质并不压迫让人感觉很舒服,有一种清濯淡然之感。

最让鹰翔感到惊讶的是,他从没在一个老人眼里看到过这么年轻的眼神。

这不是修为高深能够做到的,修为高到一定境界确实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让自己看上去年轻。

但也只是看上去,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无法改变眼睛里的苍凉深邃。

这个老人的眼神如此年轻如此清澈,真是让人感到惊讶。鹰翔久久的盯着康大师的眼睛,从这双眼睛深处鹰翔感觉到了沉寂的热血。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渐渐成熟也渐渐失去少年时的热血,变得更加成熟稳重。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变得更加自私,变得功利事事以自己的利益为先。

但也不是人人如此,唯有拥有赤子之心的人才能一直坚持本心,保持内心澄澈不被虚荣权力玷污本心。

鹰翔在看康大师,康大师也在看鹰翔。

康大师略微奇怪,很少有人敢这样与自己对视,但这个少年就这样坦坦荡荡和自己对视。

眼睛的碧绿颜色显示出这少年是个妖族人,但眼底却一片澄澈。

透过鹰翔澄澈的眼眸康大师能够感觉到这个少年的执着和坚韧,这样有胆色而又信念坚定的少年人并不多见。

康大师特别多看了鹰翔几眼,很是欣赏他。

“康大师。”天阶供奉冯老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

天阶剑客肖峰抱着剑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独自站在一旁,微微低头向康大师表示敬意。

“防护大阵起效了?”康大师问道,他的声音清朗醇厚让人听了感觉分外舒服。

“是,这家伙企图离开被大阵拦截住,由于他的速度很快所以反震力很大,把他活活震死了。

这点小事还惊动了康大师您,老朽真是惭愧。”天阶供奉冯老解释道。

康大师摇了摇头道:“冯老不必如此,我只是出来看看防护大阵还需不需要加固。既然只是一个黄阶,那就不需要了。”

冯老道:“对了,康大师。还有三天才能到,我们还需要出入采买货物,不知……”

康大师微微点头接着从怀中摸出一个布袋递了过去道:“这里面是四十枚出入令牌,可以成功进出防护大阵,你拿去吧。

若是不够我再回去炼制一些。”康大师显然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事先就做好了准备。

冯老连连称谢,接过布袋感激道:“够了,够了,还是大师思虑周全。”

康大师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回自己的船舱。

甲板上的其他人都散了,天阶供奉把手中出入的令牌分发出去,负责出船采购的贾老二一个人分到了二十枚。

大干事吩咐贾老二,这次采买的少年严重不足要他多加努力,至少要凑足六十人之数,因为一个大客户提前预定了这个数目。

清苑区中医院怎么样
鹰潭市第三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聊城治疗阳痿费用
咸宁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