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以后

2020-05-22 08:28:25 来源: 吉林信息港

很多年以后,我穿过城镇破旧沉腐的街道,走在绿色的麦田里,用手指触摸每一朵洁白的野菊和蒲公英。我摘下它们,站在她的坟墓前用右手遮住炙热的阳光,以便于能够看清记忆里她的笑容。这样熟悉的一个动作,像若干年前她扶起我稚嫩的手臂,笑着对我说:“要这样敬礼,小傻瓜。”

那时候,我系着鲜艳的红领巾,穿棉质的衬衣,嘴里说着知道了,目光却落在前面女生漂亮的蝴蝶结上,我伸出手想偷偷地摘下来,却被她看穿。我伸到半空的小手就这样被她握住,她说:“小孩子别搞恶作剧哦。”我听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而今那些柔软美丽的记忆弥漫在空气中,我试着像很久以前那样伸出手去握那只“蝴蝶”。有一只温暖的手包裹住我苍白的手指,她说“小孩子别搞恶作剧哦”,时而微微低头,大片的阳光从她身后倾洒而来,落入我清澈的瞳仁中。

我幼年时的启蒙老师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叫安平,会唱许多好听的歌。她总是将头发用一条蓝色的丝带扎起来,夏天配白色的棉质蕾丝裙,她是从省城来的一个单亲孤儿,父亲在外做生意,应该算有些钱的。她独自搬到这里来是因喜欢这里的干净和宁静,她是大学生,愿意来教我们这些八九岁的孩子识字。

许多个春日的午后,她带着我们到麦田里上课,让我们写作文,通常我和几个调皮的男生会趴在草丛里玩石子。就是那种把几颗石块扔到半空,又用手背接住的游戏,有一次我扔得高了,伸出手半天也不见落下。我抬头来,看到她用手抓了我的石子,说:“呐,我们来玩石子,如果我接的石子比你多,你们几个就要回去好好写作文。如果我输了,那就给你们糖吃,怎么样?”

我想也没想就信心十足地答应了,以为她从城里来,怎么可能会玩石子呢。可几局下来,我输得太惨了,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写作文。闷了一节课,她还是给了我们糖吃,小孩子也不记事,见着好吃的就什么都忘了。哄抢之下,好不容易抢到两颗糖,刚想吞到嘴里,却被旁边的一个“假小子”抢走了。那女生很凶,欺负男生是常有的事,不过脑子里装的却是“纯牛奶”,很有意思。为这事我哭过好几回,都是被老师笑着说男子汉不哭,又塞给我好几块糖才能“打发”走我。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她摘了野菊花戴在头发之间,蹲在沙地上教我们在沙子上写字,她的手指白皙修长,宛如瓷器一般光滑,掌心温暖,她握住我的手,写下的第一个字便是海。她说,只有心中有一片干净的海,才有活着的希望。多年之后,我一直以为可以感觉到她给的温暖。我找寻手指美丽的女孩仔细观察,希望她们身上有她的影子。可那些女孩或天真或骄奢浮华,再没有她的宁静与淡然,我永远丧失了她。

晨光熹微,她握住我们的手写下一个个美丽的字词。梦想,相信,快乐,真诚,理想,纯真,以及爱。我一路而来,默默地前行,不知不觉间却将这些最初的美丽丢失,只是不知道我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又换回来了什么呢。

那时,我以为这世间所有的老师都如她一样,可以给人淡薄而坚定的温暖,牵着我们的手去承受风雨。可当我长大后,我越加看清了更多人的丑恶与虚伪,是躲藏在假善微笑后的巨大花朵,病态地盛开。我并不难过,只是觉得可悲和想念她,想念那单纯美好的日子。

春日芳香不散,飘荡在每一个转角,我却知道,自己永远带不走它。过去了许多天,我每天放学后偷偷跟着她,想远远地观望她的身影。现在想来,那种莫名情愫依旧不知如何解释,只是觉得看着她就快乐,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

很多时候,我看到她和一个长发落魄的男子牵着手走在一起,我认得他,是一个流浪诗人。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和他在一起。也许他们是好朋友,但我朦胧中觉得并不是这样。

在一片绿色的麦 ,他取下背着的吉它,为她弹奏歌曲,他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地唱。我看到我的老师眼神里有柔软的东西水一样淌,像我所能感觉到的盛开的爱。他唱的那些曲子,大多平淡自然。有一首曲子很好听,七年后我无意中得知那首歌是TheBeatles的《Shelovesme》。

他为她摘下白色的野菊花插在她的发间,他说,这样很美,她亦微笑。我看到他拉着她的手逆风奔跑,穿过那些不知名的花丛,穿过那些绿色的高大植物,她的长发被风吹乱,笑得很甜。我一直注视着她们奔跑的身影,直到多年之后,还记得这样的画面:她和她爱的男子如此快乐地跑,像是用尽所有力气的盛放,盘结交错在每一个温暖的日子,深深地纠缠,不离不弃。

在春天的末尾,我终于感觉到了一切都将要逝去。

那日我见到老师,看到她神情黯然,眼睛红肿,明显刚刚哭过。她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那节课她只教了我们一个字———爱,这个令我永远铭记的字。

她说,等你们长大的那一天,会遇到一个你们爱的人,要和她(他)永远在一起,谁也不会离弃谁。

她说完这些话后就泣不成声,她把头埋入怀中,身体因为悲痛而颤抖。我们都愣愣地站在教室里,看着她,茫然不知所措。那时我走到她面前,像母亲哄我时一样说老师不哭,男子汉不哭,她听完这话,流着泪微笑说,小傻瓜,老师不是男子汉呐。

她似乎慢慢平静了下来,用手帕擦去脸上的泪水,她说,过来,孩子们让我抱抱你们。那一天我们都变得很乖,被她一个个地搂入怀中,久久才分开。我不曾知道,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看见她了。虽然年幼,可仍觉得悲伤,大声哭泣起来,心里有难以言明的无法割舍的情愫。

她对我们讲了很多话。嘱咐我们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她一直反复说要好好地对待那个爱你的人,让她(他)快乐,让她(他)永远都被你守护。

她说这些话时眼睛一直望着窗外,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去年夏天她和我们种下的那株花树已结出了洁白的蓓蕾,一些细弱的花瓣在风中微微颤抖,这个春天最后的光透过层层的枝叶触摸到我的脸颊,晨曦中叶子上的露珠折射出耀眼的暖光,一瞬间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模糊中看到她的笑容,温暖而干净,在光影中如栀子盛放,这样温暖而明亮的画面,被我一直铭记,未曾忘却,因为我想念她的笑容,她的好。

她的父亲嫌弃那男子的卑微与落魄,不肯让她与他一起,那男子亦是极端骄傲,在电话中和她父亲翻脸,声嘶力竭地争吵,辱骂。她在两个骄傲的男人间辗转操劳,却谁也无法说服。

她的父亲恼羞成怒,从省城过来,用钱买通了一帮流氓瞒着她把那个流浪诗人的腿打断了一条。她再去看他时,他对她极其冷淡,并摔碎了那把她送的木吉它,她一直哭泣,走在大街上神情恍惚,痴了一般。

一个星期过去后,人们都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却在花丛中发现已永远闭上眼睛的她,她躺在那片花丛中,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她临死前留下字句,说,要把她葬在她躺的花丛中,她暴戾的父亲同意让她安眠在这里,请人修了大理石墓,每年清明节时都会到这里看她。那个流浪诗人也经常来。他们相遇,只是平淡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再憎恨什么或抱怨什么,据说有人也曾看到那个流浪诗人扶着她已经苍老的父亲来到她的坟前,献上大朵的栀子花。

我从母亲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时,是在多年之后的一个冬天的午后,我听完她说这些话就起身向门外走去,我对她说,我想独自呆会儿。

我独自走了很久,路过我曾经就读的小学,里面的小学生正在举行升旗仪式,我忽然间就想起了她扶起我手臂,教我敬礼时的样子,我站在围墙外,看到那棵花树已长高了许多,落了厚厚的雪。有调皮的孩子似乎在晃动树枝,洁白的雪纷纷飘落,如同时光般悄然掩埋了所发生过的一切,只剩下寂静与平淡的时光,让人不经意间想起那路过的人和留不住的风景。

那个逝去的春天,所有温暖明亮和单纯美好的爱匆匆开放,又匆匆凋谢。我以一个过客的身份,路遇一场凄美的折子戏,我停留在那里,一直默默地记得他们,记得那个春日的末尾,她最后的笑容与话语,我伸出手,抚摸那些柔软的记忆,模糊中似乎又看见她笑着说“要这样敬礼,小傻瓜”,恍然间泪流满面。

共 1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舒缓的节奏讲述了一个淡淡的充满哀伤的故事。我小时候的老师安平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个恬淡安雅的女子。在她面对爱情的时候是欣喜的,是幸福的。可是她所爱的人和她的父亲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活在夹缝里的她左右为难,痛苦中的她选择了放弃,放弃爱情,也放弃亲情,只选择了那些爱她也被她深深爱着的学生……整篇小说就像一部唯美的电影,画面的质感非常强烈,虽然是个哀伤的故事,却仍然让人想起了那些柔软的记忆,那些散失的爱和温暖。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1 09】
1 楼 文友: 2011-09-12 06:06:24 真的很喜欢这篇小说。那些文字就像一幅幅画面,在人眼前铺展开来,以舒缓的节奏讲述了一个淡淡的充满哀伤的故事。我小时候的老师安平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个恬淡安雅的女子。在她面对爱情的时候是欣喜的,是幸福的。可是她所爱的人和她的父亲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活在夹缝里的她左右为难,痛苦中的她选择了放弃,放弃爱情,也放弃亲情,只选择了那些爱她也被她深深爱着的学生……整篇小说就像一部唯美的电影,画面的质感非常强烈,虽然是个哀伤的故事,却仍然让人想起了那些柔软的记忆,那些散失的爱和温暖。
有时候想想,男人们的确挺自私的,为了自己的所谓的骄傲,完全不顾虑女人的心思,有这样的父亲,这样的爱人,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9-12 19:44:0 也不能全怪男人啊,男人活的多不容易啊。
2 楼 文友: 2011-09-12 18: 4:44 孤独地走来,只为华丽地绽放。北京首大医院怎么样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怎么办
治ED哪种药36小时长效
吉安治疗白斑的医院
杭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眉山治疗白癜风方法
达州白癜风
济南治疗白癫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