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团伙跨省倒卖医保药销往乡镇诊所

2018-06-08 13:45:55

北京铁路警方查处的药品。近日,北京铁路警方查处一个跨省倒卖医保药团伙,5人被刑拘。执法记录仪视频截图

药贩子从医院、药店收购市民开出的医保药品,再以较高价格销售到乡镇诊所、药店。近日,北京铁路警方查处一个跨省倒卖医保药团伙,并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名将5人刑拘。

据北京铁路警方透露,这个倒药团伙分布在天津、太原、哈尔滨,药品销售至济南、郑州等地。

发展下线 广布渠道 药品流向

药贩子收药转销一条龙

在天津火车站(北京铁路局管辖),吕小贤看见警察一直盯着他,心里便有点慌了。

吕小贤是一名药贩子。今年6月,吕小贤在火车站托运药品时,被一名民警盯着。在接下来的详细询问中,吕小贤承认自己是药贩子。随后,被警方控制。

吕小贤做药贩子近3年。

北京铁路警方工作人员称,吕小贤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从市民手中收取医保药,再将药品送给下线,转销到乡镇医院、药店,从中牟利。

3年间,吕小贤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目前为止,他已经发展了至少4名下线为他卖药赚钱,分布在天津、太原、哈尔滨等地,药品销售至济南、郑州等地。

北京铁路警方查证,吕小贤的生意规模至少近300万元。

吕小贤的线人中,还有他的老乡赵伟。赵伟去年6月去天津办事,在一个自由市场碰到了吕小贤。吕小贤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具体工作,赵伟便表示,要跟他一起经营“药品生意”。

赵伟说,他从事药品倒卖,每个月能挣几千元。吕小贤挣得比赵伟多。

吕小贤无法供养儿子,才从事倒卖药品生意,自从做了这一行,吕小贤不但能养活家庭,还有存款。

市民刷医保一次开出数百盒

“收药都是在医院、药店门口”,赵伟说,他以低于市场价一半的价格,从市民手中收药,再拿到一个专门进行药品买卖的自由市场去卖。

“百姓卖药少的几盒,多的十几盒”,赵伟说,除了在药店门口收购,他还在大街上散发小广告,“也有一些人会打找我卖药。”

赵伟这样描述卖药人的动机,“借医保卡套现,有人愿意买,他们肯定愿意卖。”

北京铁路局公安局天津公安处刑警一大队队长沈宇说,吕小贤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收药,“一种是更小的药贩子送药,另一种是直接从市民手中收。”

天津公安处警员施文清说,有些市民用自己的医保卡,在一些药店中购买上百盒,然后再转卖给这些药贩子。“从药品的批号上可以查出来,都是连着的。”

也有人将药贩子领进药店,“他们刷完医保卡,药店直接将药给这些药贩子。”施文清说,他们掌握的证据中,有一份药店给药贩子的欠条,“上面写着欠这些人多少盒药。”

施文清说,根据社保政策,百姓从医院买的医保药有一定限制,但对药店卖药并无严格规定,“有人以单位名义,买了几百盒,比如感冒药,单位买几百盒很正常。”

“地下市场”交易卖往乡镇诊所

吕小贤收来的医保药价格,一般比市场价低一半,甚至更多。

之后吕小贤便将药发到下线那里,让他们去卖。“我是拿到自由市场去卖。”赵伟说。

在赵伟所说的这个自由市场上,有买药的,也有卖药的,是一个自发形成的地下药品市场。

沈宇掌握了他们更全面的情况。“一般都卖到了乡镇下面的药店、诊所,然后再卖给老百姓。”他这样总结。

“卖给药店的价格,比市场价稍微低些,药店再以市场价卖出去。”沈宇说,国家对药品的流向都会有监控,但是吕小贤这样的药贩子经手后,“国家已经监控不到了。”

根据相关线索,沈宇和队员们,摸到了吕小贤的4个下线,并对他们实施逮捕。“包括他(吕小贤)在内,这5个人都已经被刑拘。”

沈宇在逮捕4名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被收回的药品,都藏在阴冷潮湿的房间内。“在这种环境下储存,药的安全性就不能保证。”

沈宇还在被扣押的药品中,发现了2011年生产的药,已过了保质期。

沈宇介绍,吕小贤的案子,是北京铁路公安处查获的同类案件中的一起,涉案金额近300万元。

■ 探访

药贩子转入“地下”医院门口“静悄悄”

从“高价收药”的小纸牌,到医院周围牛皮癣般的小广告,药品回收一直未脱离大众的视野。昨日,探访北京多家医院发现,药贩子身影依然存在。

药贩子医院周边贴小广告揽活

昨日下午,前往右安门医院、301医院等医院。医院门口药贩子时而出现,医院周围地面上也张贴着大量的收药小广告。

右安门医院门口的一位商户称,之前,在门口经常会有药贩子出现,“前几年都直接举着收药的牌子。”

虽然没有药贩子直接举着牌子,但右安门医院门口,仍有药贩子在散发收药小广告。在门口一个自行车框里,捡到一张收药的卡片,联系人是“小王”。

小王说,她本人就在右安门医院附近发小广告。据小王散发的卡片显示,她收购的药品种类多达80余种,从治脚气的达克宁,到脑方面、肾方面、高血压等药品。

“丹参滴丸我们这儿收15元一盒,市场价差不多有30元。”,小王说,多种药品价格均为市场价的一半左右。

而在301医院门口的地上,张贴着大量的收购药品的广告,路边,几名中年男女站着

团伙跨省倒卖医保药销往乡镇诊所

,低声喊着“发票、收药”。在路口一处约10平米的路面上,贴着上百张小广告。这些小广告都用胶水粘在地面上,很难清除。

此外,在北京肿瘤医院门前,也有药贩张贴小广告。通过散发肿瘤药品宣传单揽活。有药贩表示,肿瘤药物比较有市场,有的可按照市场价60%回收。

“药品来自大医院卖往小药店”

昨日,拨打了另一位药贩子李女士的。李女士称,“拜心同”和“丹参滴丸”她手里都有,前者价格是24元,后者价格是18元,比市场价低出近一半。

李女士表示,她的药是从大药店和医院“10个连串收回来的”。所谓连串,是指药品的生产批号相连,所以“绝不可能是假药”。

李女士称,一般会与客户当面交易,这样能建立基本的信任,以后还可以合作。“大众药我都有,一般都卖给郊区县小药店”。

本版采写/新京报 李宁 展明辉 胡涵

本版摄影/新京报 王叔坤

长高产品排行榜有哪些
什么药物可以增高身高
身体长高吃什么
什么办法能快速长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