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设定恶魔 第二章:黑吃黑

2020-01-18 17:05:17 来源: 吉林信息港

逆设定恶魔 第二章:黑吃黑

西部森林内因为有幽暗深渊的一个出口,故而人族在这里驻扎了一个骑士团和教廷的一间教堂。除此之外,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的精灵部落,如此层层防御,目的就是不让任何一个恶魔从森林里跑出来

除了这些官方力量外,人族狩猎队也是不可小视的力量,狩猎队平时在森林里猎捕魔兽,见到恶魔也不会手软,一个恶魔的脑袋在教堂那里可以换到不少钱呢,赏金的高低随着恶魔种类的不同儿而有所不同,其中恐惧魔最高,小劣魔最低。当然,如果某个恶魔特别有名,那就另当别论。

黯从出口到达了地表,他看到了蓝天白云,小河游鱼,还有一望无际的绿色森林。相比于单调的只有暗红色的深渊,地表上的颜色实在是太丰富了。

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姿多彩的世界,比他在书上看到的还要美,唯一的一点不好就是这里的暗影力量实在是太少了些,这让黯感觉到了一些力量上的空虚。不过没关系,相比于强大的力量,他对各种景色更感兴趣。

“真是美妙,深渊里的其他恶魔怎么就不多欣赏欣赏这些呢?天天研究解剖人类有什么意思?”黯行走在翠绿色的草地之上,脚上的羊皮短靴带来舒适的柔软触感。他身上这一套服装来自一个犯二的勇者,那个叫克尔的盗贼自不量力地跑进深渊挑战魔王,半路上遇到了正在向第五层前进的黯,结果他连魔王的面都没见着就被黯割了喉,衣服装备被黯拿走,尸体喂了小恶魔。

一只野兔从草堆中冒了一个头左右张望着,这只可爱的小家伙嘴里还在嚼着青草。西部森林内水草丰美。野兔长得非常肥,皮毛油光水滑的,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琥珀色的微光,像是镀了一层釉。

嗖!砰!

一颗石子带着无与伦比的速度,一击命中了野兔的脑门,野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就是这一枚小小的石子,野兔的头骨却已经碎了。

“精准。”黯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他扔石头的准头出乎意料地好。

捡起暴毙的野兔,黯决定先吃一顿在说,人族的厨艺书上有烤兔子的制作方法,他还从来没有试过,这次正好试一试。

用一柄小匕首对野兔剥皮去脏,用清澈的溪水冲刷干净,黯将野兔用树枝串起,抹上就地找来的香料植物,直接烤起来。火苗?那东西还需要钻木取火?一个小火球就够了!尽管天赋是暗影魔法,但一两个实用的其他小魔法,黯还是会的。

被小火球命中的树枝很快燃烧起来,黯开始等待,腥红色的瞳孔中满是期待……

埃里克狩猎队今天要去狩猎一只獠牙野猪,途中要经过一群疾风狼的领地,因此狩猎队里的所有人都全副武装,以他们的实力,对付单个的魔兽还行,碰上魔兽群就只有逃命的份了。

“所有人,检查自己身上是否涂抹了敛息药粉,装备是否完好!我可不希望你们回来的时候缺员。”狩猎队队长埃里克高声提醒着自己的队员。敛息药粉是猎人们必备的东西,它可以消除身上的气味,防止被嗅觉灵敏的动物发现,抹了它只要不是和疾风狼面对面接触,以疾风狼的智慧是很难发现他们的。

“一切准备完毕!”队员们检查之后,齐声说道。

“好,出发!”埃里克大手一挥,狩猎队出发。

不远处,默克尔目光深沉地看着埃里克带队进入了森林之中,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劣质雪茄,这种劣质雪茄当然不能与贵族老爷们吸得上好格里姆雪茄相比,但依然使默克尔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头儿,埃里克他们出发了,咱们也跟上吧。”默克尔的身旁,一个身材矮小、目光猥琐的男人说。“干完这一票,兄弟们又可以去锤子酒馆里大喝一场了!”

“嗯。矮鼠,叫上兄弟们,跟上!”默克尔道,他随手把雪茄塞进了矮鼠嘴里。

“谢谢老大!”矮鼠叼着雪茄,美美地吸了一口,他平常可是连这种劣质雪茄都抽不起,只能用树叶子解解馋。

有了小半根雪茄的奖励,矮鼠更加卖力,很快就召集了所有的人。

默克尔手下的人都是一些亡命徒,个个心狠手辣,之前他们看中了埃里克狩猎队获得的一株七星花,想要夺过来,结果强取豪夺不成,反而还伤了两个人,这让默克尔他们异常恼火,可是论实力,埃里克是大剑士,队里还有两个剑士。一个游侠,甚至还有一个魔法学徒。默克尔这边全是剑士,他自己顶多算半个盗贼,根本打不过埃里克他们。

正面硬抢不行,那就只有用偷袭这种阴招。听闻那株七星花被一位爱好花草的贵族小姐以十枚金币的价格买下,默克尔等人立刻起了歪心思。

十枚金币,那可是十枚金币!有了这些钱,他们可以去找最好的**好好爽一爽,可以去锤子酒馆喝最好的朗姆酒,再也不用喝兑了水的劣质麦酒!想到这些,默克尔的眼睛都红了。他一定要得到这些钱!

几天前,默克尔得知埃里克狩猎队要到西部森林外围的鹰嘴崖相仿猎捕一头獠牙野猪出售给镇子上的屠夫,屠夫给出的金额是两个银币,这是个不低的价格,爱立刻同意了。默克尔知道这是个机会,于是他提前准备了许多,打算偷袭。

埃里克狩猎队并没有发觉有人跟踪,此时,他们还在慢慢的前进。

“队长,你为什么要接这个单子呢?又累又危险,还不如我们找点药材,或者抓两只小动物卖给那些贵族来钱快呢,贵族小姐们就喜欢花花草草和毛茸茸的小动物。你看,之前那株七星花不就赚了十枚金币嘛。”狩猎队里的游侠雷欧碎碎念着,对于狩猎獠牙野猪,他真是起不了一点兴致。

埃里克在雷欧的脑袋上拍了一下,道:“你还真以为我们只是去打野猪?实话告诉你们,一位魔法师老爷委托我们去鹰嘴崖找一株鬼面花。鬼面花是什么,你们都知道,那可是制作魔药的重要材料,比只能看的七星花可贵多了。那位魔法师正在制作魔药的重要阶段,走不开,所以他需要我们去找,只要找到鬼面花交给他,他将支付我们五枚金币,为了这五枚金币,我才接了屠夫的活来打掩护,至于为什么现在才告诉你们,那是怕你们说漏了嘴,被别人先拿走了鬼面花!”

“哦,队长英明!”狩猎队李的其他人都表示理解,毕竟是五枚金币的大活,由不得出问题。

“五枚金币啊,我们赚的几乎和佣兵一样多了!”队里唯一的女性,今年二十二岁的魔法学徒艾娜惊喜地说。

埃里克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和佣兵比还差得很远,我们已经是狩猎队里的顶尖存在,但如果去申请佣兵,最多就是一星佣兵,连二星都算不上,而二星佣兵每单至少有一个金币的收入,我们这一单却只是偶然,通常一年半载也遇不到一回。”

埃里克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灭了艾娜刚刚燃气的雄心。

“要是我晋升成为迅捷游侠,那我就去佣兵工会注册一个佣兵身份。”雷欧道。

“你要是想晋升迅捷游侠,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来苦练箭术才有可能,而且你至少要掌握一门箭技,哪怕是最普通的'三箭齐发'。”狩猎队剑士达鲁说。达鲁是个大块头,擅用重剑,目前已经学会了'二重连斩'剑技,只要能熟练掌握剑技,再把重剑剑术提高一些,他就可以步入大剑士的殿堂。

“达鲁说的没错,不过你才十六岁,年纪还小,不像我们两个已经二十六岁了。”狩猎队的另一名剑士达明说,他是达鲁的弟弟,擅用刺剑,只不过还没有学习剑技。

雷欧听了两人的话,神情有点低落。游侠等级分为五级,分别是:见习游侠、迅捷游侠、逐风游侠、无踪游侠、自由游侠。以雷欧的资质恐怕这辈子也就是个迅捷游侠,撑死能达到低级逐风游侠的程度。没办法,人族的寿命实在是太短暂了。

“不用灰心,小子,这一单干完咱们就去挑一本适合你的箭技书给你。”埃里克拍了拍年轻游侠的肩,给他一点鼓励。

“真的吗?谢谢队长!”雷欧异常欣喜。

埃里克点点头,不在说话。就在他们边走边说的时候,鹰嘴崖已经到了。

“鬼面花!”游侠的视力好,雷欧立刻就发现了隐藏在一片灌木丛中的奇异大花,那朵花有手掌大小,画板上的黑色纹路与花蕊共同组成了一张鬼脸。

埃里克等人一喜,那位魔法师给的情报果然是准确的,这里真的有一朵鬼面花。

魔法学徒艾娜小心翼翼地把这株珍贵的鬼面花才下来,装进一个专门用来装草药的盒子里。接下来,他们只要再猎捕一头獠牙野猪就可以回去交差了,想到五枚金币马上就要入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死亡总是在人最兴奋的时候到来。

埃里克只觉得头皮发麻,脖子后面直冒凉气,多年的敏锐直觉告诉他,有大危险!

一支带着呼啸破空声的无尾精钢弩箭瞬间穿透了艾娜的胸口,这个有着漂亮浅棕色长发的少女目光空洞地倒了下去,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收回手中的盒子,年轻的灵魂就回归了冥神的怀抱。

一支弩箭同样射向了埃里克,埃里克就地一个前滚翻躲过了它,紧接着他又拔出长剑向背后斩去,伴随着“叮”地一声,一根弩箭被磕飞了。仅仅只是短短一瞬,两支弩箭就被埃里克躲了过去,可其它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拥有美好梦想的游侠雷欧被一支弩箭钉在了树上;达明被三支弩箭洞穿,达鲁虽然还活着,但也受了重伤。

前后不过两息时间,埃里克狩猎队三人死亡,一人重伤。

“是谁?出来!”埃里克握紧手中的长剑,大声喊向弩箭飞来的方向。

默克尔带着手下十几号人,呼拉拉地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狞笑,手里拿着上好了弦的弓弩,这种专门为非游侠单位准备的远程攻击武器威力非凡,一般人觉无可能在攒射下脱逃。

“嘿嘿嘿嘿……埃里克,临死之前有什么想说的吗?”默克尔将手中的弓弩对准了达鲁,一箭洞穿了他的头。“呐,现在就剩你一个人了。”

埃里克怒视着默克尔,因为愤怒,他握剑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默克尔,有本事就来决斗!在背后玩阴的算什么本事?!”

默克尔悲哀的摇了摇头,做出一副伤感的模样,道:“埃里克啊埃里克,你是大剑士,我只是个拥有一定盗贼天赋的剑士,你让我和你打?是我傻还是你傻啊?既然知道我会玩阴的,那我当然会玩到底喽。”他的表情瞬间戏谑起来,紧接着,十余支弩箭射向了埃里克。

埃里克只是大剑士,根本挡不住这么多弩箭的攒射,在弩箭的呼啸声中,埃里克倒在了血泊之中,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满了不甘。

埃里克狩猎队全。

……

一双猩红色的瞳孔注视着此间发生的一切,没人发现它的存在。

黯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看了个清清楚楚,鬼面花虽然对他没什么用,但留在手里也不错,反正默克尔他们不是什么好鸟,所以黯决定笑纳这株鬼面花。

“快点把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之后咱们去出售这朵鬼面花!”默克尔挥舞着弓弩指挥着。有几个许久没有碰过女人的家伙对艾娜的尸体垂涎欲滴,默克尔一巴掌扇在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后脑勺上。“该死,都什么时候了,等咱们卖了鬼面花,要什么女人没有?活得不玩你玩死的?快点干活!”

埃里克狩猎队的钱、武器、首饰等值钱的东西都没这群穷疯了的家伙给收入囊中,正当他们准备走时,一个纤瘦的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把鬼面花交出来。”黯低着头,轻声说。

“哪儿冒出来的小瘪三,抢劫抢到你默克尔爷爷的头上了!滚蛋!”默克尔张口就骂,等到他看到黯头上的恶魔尖角时。黯已经到了他么面前。

其他的大汉都已经被吓尿了裤子。默克尔战战兢兢地吐出那个令人恐惧的词:“恶…恶…恶…恶魔……”他的喉结涌动了一下,哑了一口唾沫。

“不给么?”黯抬头看了看他。“不给就去死吧。”

黯闪电般出手插进了默克尔的胸口,从里面掏出了一颗还在跳动的鲜红心脏,上面还带着血。

大汉们全傻了。黯盯着那颗心脏审视了一会儿,然后,他低头咬了那颗心脏一口。这一举动瞬间攻破了大汉们最后的心灵防线。

“啊!不要吃我!啊!妈妈……”她们哭嚎着。

越是心狠的人,心灵越脆弱。在一个吃人心的恶魔面前,他们再也支撑不住,一个个大喊求饶。屎尿流了满地,现场一片骚臭气息。

“真难吃。”黯把嘴里的心脏碎片吐了出来,然后又把手中缺了一块的人心给扔得远远的。族里的长老一直在推荐人心的美味,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觉得这东西好吃的,至少黯觉得还是烤兔子好吃。

鬼面花就在默克尔的身上,黯找到了那个小盒子,接着,他又取走了一把小匕首,然后转身离去。

原本在地上痛哭的大汉们发现恶魔走了,一个个喜极而泣,更有甚者在原地跳起了舞,没人发现地上诡异浮动的影子,她们还在为虎口脱险而欢呼。

噗……

死亡总是在人最兴奋的时候到来,埃里克狩猎队是如此,默克尔狩猎队也逃不掉。

浓郁的血腥味连敛息药粉都阻挡不住,很快,附近的猛兽都循着气味找过来,尸体被它们抛飞着,撕扯着,直到看不出形状。

这是一场盛宴。

湖北省新华医院预约挂号
故城县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白癜风疗法
宁波治疗龟头炎方法
银川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